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2014-02-20 21: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第B04版:花地;连载

按日期检索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23 2024 2025 2026 2027 2028 2029 2030 2031 2032 2033 2034 2035 2036 2037 2038 2039 2040 2041 2042 2043 2044 2045 2046 2047 2048 2049 2050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马年大吉祥:高头大马响蹄过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2014年02月11日 星期二

放大 缩小 默认上一篇  下一篇


高头大马响蹄过

  □刘元举

  2002年,我朝圣般来到维也纳古旧的建筑膝下,像面对一位功德圆满的老人。感觉中,斯特劳斯的音乐并非只在金色大厅内震荡飘升,即使在外面的幽深街巷间,那古老的马车以黑色的轮子碾过时,高头大马踏出的响蹄,也似踩着圆舞曲的节拍般清脆悦耳,成串的美妙与灵动伴着晨雾弥漫。这种能够拢聚历史的街巷,在凌晨夜色包裹中,有一种幽然的水色之美。特别是广场,更像一汪湖水,偶有灯光闪烁,更趋幽然,令人恍然如梦。而当你驻足在那里观湖,不知过了多久,会从沉思间猛然醒来,湖水竟已淌光,陶立克或爱奥尼柱子底座与石质路面,倒像是从湖底升起来,有种虚幻的真实之感。

  马是好马,训练有素。马蹄沉稳均匀,如此以来,留在石头路面上的便是节奏,宛如马林巴的音质。那种石牙密集的路面太资深了,缝隙间浸透着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们的生命气息,日久天长,积淀深厚。我感慨这些象牙般深锲地下的石牙,千年不坏。要想把它们换成新的,等于拔牙!这对于我们当今的城市,动不动就开膛破肚,像拉链似地修路,形成强烈对比。

  维也纳这座令人景仰的音乐古城,保留了很多古老的建筑。天空因这些古老建筑而拥有一片养目的典雅,地面因这些石牙般的执著排列呈示出一方深邃的田园。在这样的路面,马蹄沉稳踩踏,才会有诗意与乐感。乘坐这种马车,也有着仪式般的享受:一位高贵的女郎蓬裙如云,细腰玉颈,先将白手套的纤手从高敞的马车上递过来,下边恭立的绅士,会小心翼翼地接过来,轻托,轻吻,这样的仪式会给人回味的,也会绵长地留存于屏幕上的。

  有时会想,维也纳为何那么具有魅力?原以为只是莫扎特的缘由,你看,隔世假人般的古照扮相,满城皆是,巧克力和糕点盒子上,也犹如镜框。还有海顿、贝多芬们的巨大影响力。音乐,除了音乐还有什么?身临其境,你才会感到,远不止这些!还有建筑,那些保存完好的古迹,还有这种马车,这种石牙路面。乘坐马车的女郎与乘坐宝马的女子,会是怎样的迥异!我所遗憾感伤的不只是马车的消失,而是马车上的这种仪式的消失。

  仪式,是文化。是有内容的文化,而失去仪式,再多再华丽的包装都无济于事。如果我们为城市的古建筑遭到拆毁而痛惜的话,那么,对于浸透民族文化的某些仪式的消亡更应追悔。文化随着仪式一并消失了。而维也纳的马车得以保存,则意义深远。那是欧洲文明的符号,它碾过哪里,就会将音乐奏响在哪里。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在北京召开的第五届中国作协代表大会上,我见到了昌耀。那是在我们驻地宾馆大厅的一角。那天天气很冷,傍晚时分,他躲在一个角落里既像等人,又像独处思考。我上前跟他打招呼,他很礼貌也有几分客气。我与之谈及青海和他的《高车》。昌耀面色出奇的苍白,语言不多,声音很低沉,与他狂放高蹈的诗风,反差巨大。因为我曾闯荡过黄河源,见识过高原狼、高原牦牛还有高原苍鹰,但我没有见过高原的高车。昌耀哀叹:那种高车早已消失了!

  那是1996年冬天的北京。那是一次没有尽兴的聊天。但我想,想必还会有相逢的机会再聊吧。然而,一切皆无可能。2000年的春天,昌耀勇敢地一跃,从空中坠落,结束了自己。

  我们悲伤所有有价值的消失。不仅仅是一种高车,我们消失的好东西,金贵的东西太多了!好在消失的昌耀,为我们留下了诗篇,永不消失:

  “从地平线渐次隆起者/是青海的高车/从北斗星宫之侧悄然轧过者/是青海的高车/而从岁月间摇撼着远去者/仍还是青海的高车呀/高车的青海于我是威武的巨人/青海的高车与我是巨人的轶诗。”

  评论这张
 
阅读(13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