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中国小提琴家哪个最经得起时间检验   

2013-11-01 23: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小提琴家哪个最经得起时间检验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59年出生在乌苏里江畔的薛苏里,已然“奔6”了。他是一位融东西方文化于一身的学者型演奏家,不啻斯文儒雅,他还有成熟与天真的自然融合,就像山谷涧飘升的雾岚,无论浓淡总有诗意。

    之所以强调他的诗意,缘于在深圳多次与他的接触。初见是在音乐厅倾听他与深交合作的老柴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那天,他与同样来自美国的华人指挥家柴金冬教授非常默契,而深圳交响乐团的协奏也可圈可点。因此,那场音乐会受到了空前的欢迎。对于薛苏里个人而言,无论是对D大调的音乐表现还是技巧方面,均达到了炉火纯青地步,无可挑剔,尤其值得赞美的,是他的临场状态,那是一种相当自在的大状态。这种自然而又自在的大状态,便是人生与艺术的双重修炼带来的一种哲学范畴的大自在。

    这样的归纳似乎有点玄虚,说透了就是临场发挥如何掌控自己的心态,让其放松让其畅达让其进入自由王国。这种掌控具有哲学意义。

    舞台上的演奏,好多年轻人只注重技术因素,或者单纯的音乐表达,而对于整体的人生修养不够重视。但薛苏里却在整体素养上无可挑剔,因而,他的演奏达到了完美程度。

    在观众热烈掌声中,他加演安可《红军哥哥回来了》。这首极具中国味道的小曲子,系他的父亲所作,关于他与父亲的关系颇有故事。几天前在一个场合,作曲家王宁专门与他印证了一个传说:他父亲在他练琴时,谎说要去上班了,但父亲出门后却守在门口,监听他是否练琴。结果,父亲没有听到他继续拉琴的声音,就返回屋里把他“收拾”了一顿。在王宁的追问下,薛苏里老实地承认了,脸还有点红。

    中国小提琴家哪个最经得起时间检验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薛苏里能够有今天这么厚实的基本功,与小时候被父亲严厉管教分不开。如今,80多岁的老父亲与儿子形同兄弟,特别是他们珠联璧合,父亲创作的小提琴曲,正在源源不断地通过儿子的琴弦流淌出神韵。

    薛苏里虽然不如有的中青年演奏家那般声名显赫,但他也是一路荣耀地走过来的。这与他能够在人生重要转折时刻果断把握机遇有关。他也是少年成名,很早就在黑龙江歌舞团担任独奏演员。但是,为了去考上海音乐学院,他“破釜沉舟”般辞去令人羡慕的职位。而他从上海音乐学院学成之后,又荣幸地进了中国交响乐团,成为最年轻的首席和独奏演员。就在他前程似锦,深得李德伦赏识时,他又以全额奖学金考入美国加州大学音乐学院,在国际著名小提琴教授爱丽丝.勋菲尔德门下深造。此后,命运之神朝他频频微笑:他相继获得“杰出艺术成就奖”“优秀学业成就奖”,并顺利考取圣地亚哥交响乐团。1992年,他又一次抓住了机会:在世界著名的洛杉矶爱乐交响乐团面对来自欧美各地一百多人的招考中,唯独选中了他。并从此成为该乐团的终身演奏家。不久,他又受聘于南加州大学音乐学院,成为该校第一位亚裔小提琴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既要成为一个好的演奏家,又要成为一名好的音乐教授,这是薛苏里的毕生追求。他得益于此。

    薛苏里在国内最受欢迎的演出是在2006年。他在北京音乐厅与中国交响乐团合作,演奏了肖斯塔科维奇的《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这是部难以驾驶的大作品,对薛苏里而言,竟有“托孤”之意义。20多年前他在踏上西方“取经”之路跟李德伦辞别时,李德伦紧握着他的手,建议他去拉老肖这个作品。当时李大师并未详述原因,但薛苏里在日后的慢慢品味中,意识到这是李德伦那一代老艺术家们的情结,他们是留苏的,深受苏俄音乐的影响。而且,他现场看过奥伊斯特拉赫演奏这首协奏曲。在李老的意识中,这是一支里程碑式的曲子,拉好它,就是攀登上一个更高的标志性台阶。

    作为上一代人的“托孤”,薛苏里不敢有丝毫怠慢。他下了很多功夫,因此,在回国演奏时,他将肖斯塔克维奇A小调拉出了一种淋漓的大美,极具张力。既有奥依斯特拉赫的味道,又不失他自己的追求。尤其第三乐章“帕萨卡里亚”,他将这一古老的曲式谱写的最美旋律演绎得如泣如诉,妙不可言。让观众既惊叹老肖能写出如此大美的抒情旋律,也惊叹薛苏里的舞台深情感染力。

舞台上下的薛苏里判若二人。台上他高贵而霸气,台下他谦和而随性。他也喝酒,也谈天说地,但一切皆有分寸。

    对于年过半百的提琴演奏家而言,随着年龄增长,手指方面不免退化,这是不可抗拒的规律。如果不每天勤奋练琴,手指便会因僵硬粘连而痛失灵光。然而,薛苏里的技术没有丝毫退化,再难的指法,他都可以轻松完成。他的弓法有种打动人心的“涩”,这种涩我曾与之探讨过,他认为是他大胆使用的一种“逆行推弓”。通常情况下,会从上往下拖的弓法,他却逆行而上,便有了“遒眉劲涩”之感,如同书法运笔。这也是他常年教学和舞台演奏实践摸索的结果。

    到了这份年纪,许多同行已经回国谋取了一个好的位子,以舒适享乐姿态而笑傲江湖了,这些人曾经的舞台英名早已成为过去。前些年回国的海归提琴家,在他们刚回国时候的演奏,与十几年或几十年后的演奏,简直天地相差。为什么那么熠熠闪烁的星级人物,且在国际舞台上也如旭日冉冉之时,却在回国之后迅速被阴霾所覆所蚀,而再难展现演奏家的风采与人性之魅力呢?

    据说,有人已经不感兴趣教学却感兴趣讲红酒,成了红酒方面的专家,也有人成了高尔夫专家。总之,练琴太苦,既然有了幸福生活,便选择了享乐从而放弃了艺术的苦练。这便成了一种现象:大凡在国外打拼多年功成名就者,一旦回国之后,便迅速荒疏舞台,疏离了艺术追求,说得直接点沉溺于酒色之中。这是一种腐化。这种腐化正在向更多的海归们招手。我所担心的是类似薛苏里这样的纯粹艺术家,如何保住自己的艺术生涯。

    其实,这不仅是演奏家的艺术追求问题,而是一个人的意志品质问题,如果要像古代圣贤那样不坠“青云之志”,就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修练,不断地给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

    演奏家的品格魅力,一定是建立在最纯朴的基点之上,这与喧哗躁动毫无关系。凡是对古典音乐有着精准诠释的演奏大师,一定是要融贯东西方文化,而且,一定要对于中国文化中国人性有着深入骨髓般的理解与体验,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真正热爱艺术,只有真正热爱,才会不离不弃,才会将自己提升到了一个相对高的人生境界。

    大提琴演奏家秦立巍也是如此。他与薛苏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是英国皇家北方音乐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他在演奏方面被誉为新一代的“马友友”,但他似乎并不感兴趣这样的评价,他不希望像别人,更希望做好有个性的自己。我曾两次听过他的演奏,印象最深的是第二次,他演奏的德沃夏克OP104是一次超水平的发挥,已经进入了大感觉,大抒情,大境界。

他们一个小提琴一个大提琴,他们都是中国孩子学这两项乐器的最好的“外教”,而他们的教学能力与成果,也与他们自己的演奏一样,正处于艺术的辉煌阶段。

    中国的古典音乐人才,最杰出的肯定在海外,那些将归未归者。诸如郎朗、王健、秦立巍、薛苏里等人。然而,他们什么时候归来呢?他们归来之后,会不会也像先前早些归来的那些才华很高的演奏家们那样,或沉湎酒色或热衷于官场应酬,或疏于练琴疏于舞台了呢?这是笔者的一种深切担忧。就像担忧中国足球曾经的健力宝,多么伟大的少年复兴,多少英雄豪杰的瞬间传奇,然而,随着他们的长大,随着他们的回国效力,却渐渐英雄气短了,竟至早衰。

    有才华的艺术家,究竟如何保持你的艺术青春更长久,保持人格魅力更恒定呢?中国不缺星的,缺得是恒星。

   

中国小提琴家哪个最经得起时间检验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目前国内的演出市场,风起云涌,中外演奏家犹如奔赴擂台,而媒体的乐评,要么一面倒追捧,要么轻描淡写地浅尝于某一场演出或某一个曲子的诠释,鲜有对于演奏家人格与成长环境的剖析,或者对于某种大的思潮与现象的综述。笔者才疏学浅,尤其对于小提琴也并非我的专项,但我是渴望从某些我所见到的普遍现象中,说出一种多年想说的话,并知道这仅仅是块砖,旨在抛出来引玉,引出类似和田玉那样的玉。

  评论这张
 
阅读(8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