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  

2009-09-15 14:4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这是我目前每天都要听的曲子。《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这支源自爱尔兰民谣的名曲。凄美而忧伤的曲调。我对爱尔兰的民歌了解甚少,此前曾买过一个光盘《爱尔兰画鹛》那是风笛的音色,美妙如同天籁。这首“玫瑰”听来,不仅有着同样的意境之美,更有着一种能够打穿心肺的忧伤。

http://www.56.com/u64/v_MjMzMjIyNTM.html  

http://home.9158.com/Music_Play_id_84737_userid_nothing.html

 

http://hi.baidu.com/he_yj/blog/item/bc287ded3b18ac34279791f1.html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无论是小提琴变奏曲、还是大提琴曲、抑或美声的歌唱,其旋律都在一个弧线上缠绕而盈动。在陪伴老父的日子里,我无数次听着这首美丽而哀伤的曲子,让自己深深沉陷在记忆的深潭中。

  头一次听到这首曲子是听现场——著名小提琴家陈曦从耶鲁赶到深圳音乐厅举办独奏音乐会。他在演奏这首曲子前,讲了一段话,他说,小时候,父亲说你将来能拉好这首《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就行了。他说他今天要将此曲献给他的父亲。因为明天就是父亲节了。我注意到台下那位五十来岁的黑面男人,他脸上的表情有了很鲜明的改变,不仅仅是一种感动,似乎还有一种更为复杂的情绪。

  那一次,我为陈曦写了一篇乐评。陈曦父亲很希望我能够为陈曦写点东西,因为我们都在沈阳,而且陈曦小时候也和郎朗一起在沈空大院那条“音乐大走廊”里接受了音乐的最早熏陶。陈曦那天的音乐会很成功,他给我留下更深印象的还不是这首曲子,倒是与大提琴家聂佳鹏合作的《帕萨卡利亚》和那首哈恰图良的具有哥萨克味道的《大刀舞曲》。事后,当这首曲子又在我的面前无数次飘游耳畔的时候,我不仅在想:为何陈曦的这首曲子没有给我足够的感动呢?或许,他是在专心与坐在台下的父亲交流吧。一个有血有肉的演奏家,在不同场合面对不同的观众肯定会有着不同的音乐效果的。而他的父亲听到他的这个曲子时,与我的感受肯定不一样。就像我面对自己的老父亲时,即使经常默默无语,但那种磁场与感受也与常人迥异。

 

  曾听高伟说过一个令他惊奇不已的场面:一堆东北大老爷们在一起高唱《父亲》这首歌,刘和刚版本的。他说,足有五六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一个个旁若无人地合唱,在大马路边,目中无人地歌唱着,而且,唱得珠泪滚滚,相当动情。他说他被震撼。用时尚话说被雷倒了。他说予我听时,希望我分析一下这种现象,当时我也说不明白,但现在,我能说明白了。他们肯定是唤起了对自己老父亲这种最易荒疏的情感,而这种情感一旦被唤醒,就会汹涌而至——

  《父亲》这首歌的两个版本我都听过,也都哼过,但没有这首《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这般经久缭绕,深入心灵。让我整日无法摆脱。在听了日本的女提琴家美岛莉的演奏后,我有了强烈的印象。她的腰很细很纤弱,真是风摆杨柳。演奏中不断摇曳着,好像提琴变得很沉,压迫着她的细腰,而美妙忧伤和旋律就在这摇曳中弥散开来,感染着我们。 

  《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是一首来自爱尔兰民谣中的名曲中的名曲。描写了美好的时光如夏日最后一朵玫瑰般慢慢地凋零、枯萎,只有在回忆里重温旧日纯真。普希金写道:“那逝去的一切,将变成美好的回忆。”
  曲子来源于18世纪爱尔兰贵族出身的游吟诗人们的吟唱音乐,歌词有数种,也曾冠名《普拉内的森林》《海特城堡》等。1813年,诗人托马斯.摩尔看到夏日开败的玫瑰花,而为此曲写下了新词,并使用此曲名一直到今天。作为非英语歌曲,能够这么广泛的流传于世界各地,可见此曲子的魅力。

http://www.56.com/u64/v_MjMzMjIyNTM.html  

http://home.9158.com/Music_Play_id_84737_userid_nothing.html

 

http://hi.baidu.com/he_yj/blog/item/bc287ded3b18ac34279791f1.html

  无论是小提琴变奏曲、还是大提琴曲、抑或美声的歌唱,其旋律都在一个弧线上缠绕而盈动。在陪伴老父的日子里,我无数次听着这首美丽而哀伤的曲子,让自己深深沉陷在记忆的深潭中。

  曲子在美岛莉弓弦上的变奏,显得随心所欲,炫技一片。仿佛不是作曲家的,而是她自己的即兴发挥,兴之所至,任意舞动。

   这两天还听了宁峰的光盘,他拉的帕格尼尼与李传韵相比,技巧一点不逊色,而音乐更纯正,尤其他的这首最后一朵玫瑰更见奥妙,音色更好.

  能够让我陷入更深情绪层面的,还是来自大提琴的音色,专注、执著、按着一个忧伤的轨道一鼓劲儿往前驱动着,还喘着沉重的粗气,长叹着无奈人生。可惜这不是麦斯基演奏的呵.

  夏天里最后一朵玫瑰,是可以去比喻爱情,也可以喻作人对美好时光的深切眷恋。

想起聂鲁达的诗句:

 

 

像一条旧时的路 

你搜集着
在充盈着回旋与乡愁的声音中
我醒来—— 

惊起了你灵魂中沉睡的飞鸟
它们纷纷逃离 迁徙

 

还有普希金的诗句:

“那逝去的一切,将变成美好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