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大手大脚的沈阳城  

2008-07-14 23:1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明天奥运火炬就要传递到我们的沈阳了。我们城市的夜晚温度似乎也随之升高许多。沈阳现在有着宽阔的大马路,那条马路是由机场浩荡而来——

火炬手奔跑在这样辽阔的比跑道更宽更阔卓的大马路上,会更抖更来劲儿吧?

“在外呆久了,突然有个晚上从桃仙机场出来时,梦幻般地感觉到马路一下子变得坦荡辽阔。简直有些失真。不仅车辆可以肆意涌流,还可以有骑兵团驰骋了!当年的游牧部落似乎一下子倒转回了!那份舒畅淋漓尽致之感如同行进在大平原上——豪迈无限!”这段引文,引之我不久前在沈阳参加的一个建筑论坛会议的发言,现将此文贴上,以飨博友。

 

                

毫无疑问,沈阳在日新月异地飞速推进着城市建设的步伐,颇有上个世纪大跃进年代的激情与激变。随处可见令人惊异的大动作或曰大手笔。在外呆久了突然有个晚上从桃仙机场出来时,梦幻般地感觉到马路一下子变得坦荡而辽阔。简直有些失真。车辆可以肆意涌流,那份舒畅之感如同行进在大平原上——豪迈无限!沈阳真是个大都市!仅从这开阔的路面就足以感受到大都市的大气与豪迈,还有雄心与浑厚。

青年大街可以看作我们城市的中轴线。任何城市的中轴线都是最能体现城市文脉或城市性格的。事实上,我们城市的建设者也在着力打造着这样的一条大街。改造比新建更难。但沈阳建设确实体现了沈阳人的特点:拆与建均体现了这座城市的激情。青年大街像一条激情湍急的大河,在高速涌流。

路面开阔大气固然值得赞美,但最能体现城市性情与文化的还在于两侧的建筑。

我们的城市是有着历史文化积淀的,不像深圳特区,一个早晨推平了山头,再一个早上,盖起了森林般的高楼,那些着装现代建筑材料的巨人家族,大都是同一个时间段的产物,它们披着同样光华的玻璃幕与钢架的服饰,亮片闪烁。深南大道上要寻找城市文脉,肯定不会有民国的,更不会有清代的。就连建国初期也没有。但是,我们有。而且有得是!

我们有民国年间的建筑,有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也有八九十年代的建筑。这些不同年代的建筑因为年深日久,已经具有了较深的文化积淀,于是酿成了标志性的品质。比如:大馆、比如五里河。这两处体育建筑与城市的情感息息相关,可以深刻留在城市的记忆之中。在炸掉它们时,我在博客上写了文章的。《新京报》记者采访我,我谈了城市建筑文脉的话题。

文脉是要有连续性的,要从有积淀的建筑物上体现的。一条大街要是将重要的标志性建筑拆掉了,将不同年代的熟悉的建筑物拆掉了,全换上了新的建筑,那么,这样的建筑肯定太新了。太新的建筑是读不出积淀与文化的,如何体现文脉呢?一条崭新的大道地域文化特征如何体现?在中国许多城市新拓展的街道上新建起的楼群,都以失去自己城市的文化特点为代价。这种新建筑可以说成任何一个城市的,都可以。我们的全新建筑如何能体现出我们沈阳文脉呢?即使有阅历的沈阳人在这样的大街上,也会因崭新而陌生而淡漠的。因为这些新建筑已经与他们的记忆无关。

城市建筑不能太快,就像电影不能拍得太快,文章也不能写得太快一样。这都是些遗憾的艺术,太快了,遗憾就会多一些的。而尽量减少遗憾,正是成熟城市的秉性。深圳现在到处是密集的现代高楼,而推平了的小山便让这座城市感到深深遗憾了。如果将那些小山多保留一些,像香港那样依山造屋,可以相得益彰。但深圳建得太快了,太快了便要付出代价的。他们现在深刻感受到城市缺少山了,因而,他们要人造四座山,而当年他们像摧毁雕堡一样推平的山头,才不过三十年便要回头去人造山了。这是为什么?

我们沈阳虽然没有深圳的速度,但是,我们仍然建筑得太快了。

沈阳作为城市的特点,在于拥有为人们所熟悉的建筑群落。那些建筑群落肯定不是也不应该是同一个时间或同一个时代同一个使命下降生的。这些带着各自不同出生的胎迹的建筑,长期与人们亲密相处,彼此感动感染着,形成了一种自然的默契。这些不同时代的建筑群,便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数得出来的有一宫两陵、帅府公馆建筑系列、民国年间的建筑。前两者被优待了,民国年间建筑却遭到不幸。比如改造成步行街前的中街,那种规整的端庄的灰色建筑小楼群,不仅成排体现着商业的繁荣,更透示了城市的修养与内韵。但是,它们现在被改造得面目全非。七十年代末我在中街迈步时的感觉与现在的感觉完全不同,其间产生的遗憾是持久的。

遗憾的建筑在我们眼中随处可见。

   我们对于建筑从建国以来一直奉行着歌颂,只歌颂而不批评。我从来就没有见识过真正意义上的建筑批评。我们的城市一向不缺激情。大工业时代的激情在那片铁西区被炉火燃烧被锻造,而今天的铁西区重工业的厂房荡然无存,一座工业城区被现代娱乐空间这么快颠覆了,真是难以置信。新建筑之快,不也是来自城市的激情吗?铁西区的工业建筑不见了。对于我们城市而言,这是怎样的遗憾?时间可能会将这种遗憾呈现得愈加清晰。或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像深圳人工造山一样,去仿造一些被拆除的踪迹皆无的厂房,找回城市迷失的记忆。

上海的建筑文化有石窟门文化,也有工人新村的砖体建筑文化。工人新村对于上海城市的意义与我们铁西区的意义相似。可惜,我们的铁西区即使作为建筑的意义也不曾留下。

还有拆掉的东北电影院,这个给几代沈阳人带来欢乐带来难忘的文化记忆的空间。这个曾经的亚州的最大剧院。上海音乐厅因城市改造挡道,采取了平移方式移开,东北电影院之于沈阳或许不如上海音乐厅之于上海人那么重要,但是,东北电影院就一定要拆吗?是不是还会有其他更妥当更不留遗憾的方法待之呢?

如果将有记忆有文化积淀的建筑拆除了,那么城市文脉就要受到损伤。拆除一点就会少一点,拆除一片就会少一片。而我们的城市再富有文化与历史,再拥有多栋这样的建筑,也还是嫌少的,也还是不够拆的。说到底,这是一个对于建筑的认知与尊重的问题。

即使有的建筑保护下来了,像婴儿一样用玻璃罩子悉心呵护,但是,建筑也仍然受到伤害受到轻慢。汤玉麟公馆弃置好久,那片中心地荒置好久当作练车场,结果现在火起来了,玻璃罩起来保护的公馆用作洗浴桑拿空间,这对于资深的公馆是不是一种亵渎?!至少没有让昔日威风的建筑再现尊严。大青楼曾好多年成了作协和文联的办公地,行武之地变成了文人的居住地,建筑自身的东西有了滑稽的扭曲,至少这种居住效果是对建筑有着不尊重的成份,为此,我曾写过一篇散文《大青楼》。我写到了人与建筑如何相互尊重的问题,否则,便要相互摧残。

沈阳是以重工业城市而闻名于世的。沈阳城的性格中注定了铁的钢的金属含量。金属的特点是坚硬的有强度的,但是,一旦遇到火的时候,其马上就会变软变形的。我为沈阳城曾经拥有的那些有份量的建筑被拆除之后,城市随之丢弃了一些厚实与凝重,失去了许多份量,变得年轻也变得份量轻了许多而深感惋惜。变轻了的城市我并不认为跟沈阳文化相关,何况这个新的轻的与过去的重的沉的,缺少过渡,缺少沟通,缺少链接。那么,这种新与轻,如何能够体现城市原本的文化定义?这不禁使我想到了昆德拉的著名小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或许我们过于盲从了求新求变,从而对城市固有的文化并不珍惜。就像我们东北人一向大方,大手大脚,不抠门,不吝啬,手敞,什么不在乎,大大冽冽,拆了什么有文化的东西不大在乎,我们还有得是,再拆,还有,拆了解放初的,还有民国的,拆了民国的,还有清文化的。

破厂房扒了算什么?平炉熄灭了,推倒了再建新的不好吗?满大街扒光了再也见不到昔日的工厂痕迹,却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个城市最重要的东西正在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而一旦消逝就再也寻不回来了。城市不敏感,不怀旧,甚至为了要面子,有了钱赶紧改换门庭,不珍惜属于自己的最有特点的建筑。工厂的记忆若干年能找到吗?

建五里河体育场,工地上一定会挂着标语:“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可惜它只存活不到百年的五分之一;大馆建筑时也会以百年为计讲求质量,它也不过半百吧?就连大青楼那么资深也不到百年的。还有杨宇霆公馆、常荫槐公馆等公馆遗老们,是否能够存活百年我也担心的。

记忆建筑对于城市来说,是保持或延续文化精神,是寻找城市性格的真正依据,要是连记忆的链条都断了都抹糊了,还如何谈论城市性格的发生与发展?

建筑以人为本?还是人以建筑为本?!厂房的特点莫非就不能保持就一定要拆光拆得干干净净?其实,若干年之后,大厂厂房的文化积淀对沈阳这个大城市会有相当的精神与文化意义和经济意义的。包括八王寺,那样的极具文化意义的建筑也都荡然无存了。沈阳的路宽了,楼新了,敞亮固然是敞亮了,但突然让人感到新的陌生了,很恍惚,似乎有种无所适从感。花园在哪里安放?休闲与游乐的地方与人行道的距离关系,如何摆放?如何保持人气旺盛?如何安全?为什么安全?这些问题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十分细致周详地谈到了。那个建筑师对于街道与人的生存的认知简直就是个人文主义者和心理学医生。这大概出自她对城市的深刻理解与深刻情感吧?

一个有历史文化积淀的老城并非要一味地老迈陈旧下去,并非排斥新建筑群的,何况,沈阳终于迎来了高速发展的美好机遇。这种机遇百年不遇。所以,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是沈阳人的福气。沈阳要变,沈阳不能抱残守缺,沈阳要焕发青春的。然而,这一切变化都应该把握好一个尺度,要有一个科学的建筑理念。打个比方说吧,我们的城市是一位老人,穿上时尚服饰,打扮年轻一些,俊朗一些,确实可以焕发青春的,这没有什么不好,但服饰变化了老人也还是要有老人的品性的。何况,这种装扮一定要得体,要适度,要轻松而不要轻佻,不能失重。不能因为激情和冲动,让老人失去了多年积淀的文化秉性和最值得尊重与仰慕的精神品质。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