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新鲜建筑与新鲜的琴音  

2008-06-17 00:2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鲜建筑与新鲜的琴音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深圳音乐厅是一个黑灰色的建筑物,外形看上去不够规则,再配以红颜色的框架式线条,就显得有些另类。尤其是与周围的那些明亮高耸的玻璃幕建筑相比。这是日本著名建筑师矶器新的手笔。我是先知道了黑川纪章之后才知道矶器新的。而我了解更多的还是安滕忠雄。在我对于矶器新有限的了解中,我仅知道他的建筑风格比较崇尚现代,带有先锋味道。深圳这样的具有先锋意义的城市,能够选择他的作品,看来是有着某种默契吧。但是,听说现在的音乐厅已经不同于最初的设计了。最初的设计为黑颜色与红颜色的搭配,还有玻璃排列的密度层,看上去犹如极精美通透的“弦”,有着晶莹的美感的。而这些技术上高难度的要求,使真正施工时得以改变。当然,纯黑的底色与大红的颜色或许过于刺激了,最终还是选用了这个黑灰色的外表,算是“折衷”的过度也未可知。

   许多次从这里经过,却一直未能进入其间。因为陈曦的小提琴演奏被安排在深圳的音乐季之中,从三月份我就已经知道,直到前几天才走进这座特殊的音乐厅。真正进入这个建筑与音乐的空间,两者均有着新鲜感。新鲜建筑与新鲜的琴音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先说这个音乐厅的新鲜感。走进这个“灰匣子”,眼前顿时明朗起一个很高敞的空间——金树大厅。所谓金树大厅完全因为金树得名。金树者,则是支撑着高敞空间的柱子呈树冠状在空间伸展,这些伸展的金色肢体与天棚对话。这就是一棵又棵耀眼的金树吧。如果说这个空间给人的感觉具有现代的明亮与辉煌的话,那么,经由大厅走进音乐厅后,则是另一番感觉了。

   音乐厅内部空间是圆形结构,圆的空间由低而高分开好多个观众区域,就像一个巨大的橙子被切割开来,看似随意实则相当考究。这种切割与划分,别致而有秩,充满新鲜的空间语言。紫色的座椅与横木,为这里铺排了深沉而高贵的基调与底色,坐在这里,有种很强的庄重感,至少在这样的地方,你是不可以大声喧哗与随便走动的。这个音乐厅的圆形感觉在灯光映照下,好似一个可以航行或飞滕的现代圆形载体。据说,这个空间处理与柏林音乐厅有相似之处。不管怎么说,深圳音乐厅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新颖而现代,很有股子高贵的味道和派头。这与此前,我所见过的国内其他音乐厅相比,更有其精致含义。新鲜建筑与新鲜的琴音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第一次走进这样的音乐空间,确实有着新鲜的兴奋感,而头一次倾听陈曦的独奏音乐会,也有着同样的新鲜与亢奋感的。

   陈曦是沈阳这座城市里成长起来的小提琴家。他从小就跟钢琴天才郎朗处在一个环境:沈阳空军大院。我曾在《天才郎朗》一书中写到的那条“音乐大走廊”,就曾是他们童年的音乐记忆长廊。他的父亲陈康跟郎朗父亲一样都是沈空部队的文工团演奏员,陈康是拉小提琴的,因而,儿子第一个启蒙老师也是父亲。  2003年在沈阳的辽宁大剧院举行的新年音乐会上,我第一次看到了他的演出,他当时拉了一个曲子,什么曲子我忘记了,但是,他演奏时的抒情旋律给了我很深的印象。那时候,他还是个清瘦的略带腼腆的少年。而现在他在深圳音乐厅出现时,已经是位身材魁梧,步履稳健的成熟演奏家样子了。

   节目单上介绍他的经历是这样的:1984年出生于沈阳,五岁半师从沈阳音乐学院王冠教授,当时老师就预言“将向世界放出一颗卫星。”1999年3月,他幸运地成为著名小提琴教授大师中央音乐学院林耀基教授的学生;2003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美国克蒂斯音乐学院,师从美国著名教育家、演奏家、指挥家约瑟夫.席尔斯维坦先生。17岁时,他一举赢得了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大赛(第12届)小提琴比赛首奖银奖(金奖空缺),由此成为42年该项赛事年龄最小的首奖获得者,也是中国选手在小提琴国际比赛史上所获得的最高奖项。新鲜建筑与新鲜的琴音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弗兰特的《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是一道大餐,这样的大作品很是考验一个演奏家的功力。陈曦显得沉着老道,他使用的这把小提琴是世界上享有盛誉的名琴——史特拉底瓦里,这把琴价值五百万美金。而陈曦使用这样的琴也要交保险的,他说,每年交的保险为七千美金。这样的名琴在他的手中运用自如,他的技巧娴熟,似乎弦弓可以自如接通肢体,万千变化的音乐在其周身畅达。弗兰克是法国作曲家,这首奏鸣曲是在晚年写的,是献给比他年轻17岁的妻子。老夫少妻,别有一番爱情演义。表达这样的感受,需要采用“循环曲式”,各乐章既独立又完美地统一在一起,不仅体现了独特的创作风格,也具有十九世纪末欧洲音乐新旧风格并存的典型特征。陈曦在表现这种新与旧的风格方面把握得极好。第一首曲子就有着非凡的气质,赢得观众热烈掌声。第二首曲子,他自报幕说:本来不想弹这首曲子,但是他的父亲一定要他弹。他说好久没有练这个曲子了,现在就将这首曲子献给他的父亲。这首曲子是《夏日的最后一杂玫瑰》。据他父亲说,在他九岁时,就让他拉这个曲子,他当时对儿子说,你要是能拉好这个曲子,就可以当演奏家了!现在,果然儿子将这首曲子演奏得情深意切。

   中场休息之后,陈曦头一个曲子弹中国的《丰收渔歌》。这个曲子是我们这一代人耳熟能详的。在那个红色年代的全部记忆,都被陈曦的轻盈娴熟的指法一下子唤醒了。就好像他是从那个时代拉着这样的曲子走过来一样,所不同的是,在他的演奏中,听不出那个时代的人为硬度棱角,倒是更加展示过来人的从容与超迈之感。

  我最喜欢的是他那首加演的安可《马刀舞曲》。一个东北汉子的英武与果决还有英雄气质表现得十分显明突出。他的运弓与姿体的灵动也充满动感,那两下恰到好处的跺脚,更是增加了哥萨克的狂野豪放气概。当然,那首萨拉萨蒂作曲的《卡门幻想曲》与年轻的大提琴聂佳鹏的合作,更是有了奇特的效果,小提琴与大提琴的对话,鲜活生动,两个年轻人的表演为深圳观众带来了极具说服力的音色,令观众席上的欢迎掌声经久不息。憨厚的陈曦可能不舍得拒绝观众的热诚,于是,一遍遍谢场,在谢不成的情况下,再一次架起他的史特拉底瓦里,再一次奏起了美妙的安可。新鲜建筑与新鲜的琴音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演出结束后,我去了台后祝贺他的演出成功。拥来的人们都纷纷称道他的演出成功。与数年前相比,他长高长大也长壮了。他笑起来显得憨厚而真诚。他已经很成熟了。

几天后,他听说但昭义老师要组织一场赈灾音乐会《生命的咏叹》,他主动要求加入,他在那场赈灾音乐会上充满深情地演奏了《爱的忧伤》《爱的欢乐》《爱的致意》,表达了他这位被称道为“华人骄子”的一片爱心。

 

  评论这张
 
阅读(87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