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惊呼:速滑女将的心脏何以成了破筛子  

2008-03-06 16:0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就想给她写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少女张雅文》。尽管那时候她已年近半百。我曾郑重其事地告诉过她这个颇感得意的题目,她却笑骂我:“死样儿”,“没正经”。

   认识张雅文的人,可能都会感觉到她是个可爱的女人。但,是否会认知到她像少女一样可爱,那恐怕就见智见仁了吧。每次与她见面,她总是笑语朗朗,一副无忧无虑天真无邪状,你跟她说什么她都会相信,即使不相信,那也是认可的成份要大大多于否定的成份。就是说,她像少女一样容易轻信,容易上当受骗,有意思的是她受骗之后的样子。

   最难忘的是1988年的年底,在北京的远望楼宾馆。当时,全国一百零八家刊物共同参与的大型报告文学征文“中国潮”的颁奖活动,在京召开。我与张雅文都是获奖者。我从名单上看到她住的房间之后,想逗逗她。我给她打电话,冒充是宾馆看大门的。我说,你是张雅文吗?她非常热情地连说了几个是是是。我憋住笑压低嗓音说:我是大门口的门卫。这里有个人说非常崇拜你,一定要进去见你。我不让他进。不知你是不是要见他?话音未落,她立刻就表态要见,并说她马上就下楼到大门口去见。她情绪亢奋,丝毫没怀疑这里有诈。放下电话,我叫上一位哥们,让他跟我去看热闹吧。我们到了一楼的电梯口处恭候她。

不大一会儿,满脸喜气的张雅文少女般地飘出电梯。我使用了一“飘”字,足见她当时的充满期待的姿态。

   我喊住她:你上哪去呀?这么忙里忙慌的!她满脸快乐,仅仅跟我握握手寒喧几句就急着往外走,告诉我大门口有人等她。我拦住她继续逗她:什么人在等你呀?见到老朋友一点不热情,急什么呀?该不会是哪个英俊情人等你约会吧?

她以惯有的方式笑骂我:死样儿,说不出什么好话。

她又要往外走,我又一次拦住她,跟她东扯西拉拖延时间。而她却一本正经地说:门口有个读者一定要见我,人家大老远从河北专程赶来,门卫不让进,我得赶紧去接人家。

   我终于憋不住坏笑,可是她的执著居然根本没有从我的坏笑中察觉出来,依然摆脱我的纠缠,向门口走去,我终于喊住她:告诉她那个从大老远赶来想见她的人是谁了。

   她怔住了,似乎还是不愿相信我的话。这种时候,我倒真希望这种玩笑能够是真实的,那样的话,将会给她带来多么大的快乐!一个轻意相信谎言并且能够获取快乐的张雅文,岂不具有少女情怀?

此事过去二十年了,每每想起来都觉得挺好玩儿,挺开心。雅文很好玩,骗她更是件开心的事。

   雅文容易受骗上当,倒也能够为她带来好处。比如那个骗她的人在北京骗得她好苦,但是,却给了她一个素材,那就是《韩国总统的中国“御医”》。这在十多年前她曾亲口跟我讲过,这一次在她的自传《生命的呐喊》中看到这个情节,仍然让我忍俊不禁。

   在去年的中国作代会上,雅文告诉我,她的自传《生命的呐喊》快要出版了。我当时在核计:她写自传?她怎么能写自传呢?自传哪里是平常人写的呢?

及至真正捧读了她的以血与泪凝成的《生命的呐喊》一书时,我被深深地打动了。我与她相识二十多年了,却并不知道她有如此丰富而传奇的经历。她出生在辽宁只有一个人的穷山沟,她上学的路,是多么艰辛——野狼出没,风雪袭击,出生入死,这样的寂寞坎坷的山路,就象征着她的人生之路。她一生在与命运抗争,像贝多芬那样扼住命运的咽喉。

   她违背父母心愿跑出家门当了速滑运动员;她傻傻地陷入了爱情,她受伤后无法在冰上拼搏当了会计,她不安心工作一心当作家,而她真正成了作家却又不安分坐在家里写作,一会儿玩命俄罗斯,一会儿又奔赴韩国,一句外语不会,居然敢只身闯到布鲁塞尔采访纳粹枪口下的中国女人。她每次出行都是一次壮举,而每一次壮举给她带来的都是她与我见面时,她的激动人心的讲述。我等朋友们也每每会被她的激动人心的讲述所感染所折服,随后便是读到她的一系列作品《绿川英子》《趟过男人河的女人》《韩国总统的中国“御医”》等。我感觉她是个无所不能的人。她是个随时能够创造奇迹的人。她只有小学文化,却能够写出那么多的小说、报告文学、电视剧本,她的意志是超人的,她的努力也是超人的,她可以上天入地,她做出多少奇迹我都不会感觉奇怪。而她动不动在我面前就会摆出老大姐的架式,但是,结果却恰恰相反。我总会感觉她是个东奔西闯的小妹,是个永远不知疲倦不怕艰难险阻永远对生活充满美好感觉的理想浪漫型的少女。至于她有一阵子写得太猛太累,而导致的头发大把脱落时,我也认为这对她没有关系,她肯定会不治自愈的。我相信不会有什么困难能难倒她,更不会有什么疾病压倒她。果然,她的头发很快就长出来了,她依然漂亮着、生动着。

   有一次出席作代会,她成了中老年男作家抢着与她共舞的伴儿。有位部队作家对于她的风度气质感慨地说:雅文是越长越漂亮!女人是吃青春饭的,过了青春期怎么会越长越漂亮呢?其实,这是对雅文最大的赞美,说明她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增加了风度气质和魅力。这是一个女人经过多年修炼方可达到的境界,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境界。而雅文在我的感觉中之所以如少女,便也是对于这样一个境界的认知。

   我认识雅文缘于她的投稿,当时我在一家省刊当编辑。从自然来稿中发现一篇题为《法官的妻子》的短篇小说。看过之后,感觉基础不错需要修改一下,便给她打了电话。这篇小说是她早期的作品,是以她的丈夫为模特写的。她丈夫当时就是佳木斯法院的法官。她曾经跟我说过她的丈夫。每每说到她的丈夫她总是流露出一种甜美感。她说过她被丈夫唬过:把一双袜子套在一个水杯上,以神秘的口气不让她碰,说里面有个什么宝贝小动物,她信以为真。结果,那是丈夫刚买回来的袜子袜腰太紧,套在杯子上撑松一点。她讲这个事情时笑得前仰后合,连说自己有多傻!

   雅文一生中遇到很多朋友,她是个热心人也是个无私的人,她肯于帮助别人而自然也换来别人对她的真心相助。在她众多的亲友当中,她最感幸福的是她拥有一个好丈夫。一个厚道的理解她体贴她的法官丈夫。然而,法官丈夫在她因电视剧《纳粹枪口下的中国女人》编剧侵权而打官司最无助的时候,却无能为力,无法用法律来帮助她保护她。看到那些令人心碎的描写,那些公然对于她的著作权的践踏,真是义愤填膺。她蒙受了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无奈太多的不公。因此,她那么强健的心脏会变成一只破筛子。

   读她的书,比读她的人更加让我感动,也更加让我震惊。她那么强健的体魄,那么美妙天真的性情,那么健康向上的人生观,那么丰富多彩的文学世界,居然也会受到生活那么大的愚弄与伤害。我除了感叹世事沧桑人间悲情之外,还想知道的是经历了如此大痛的雅文,是否还能保持以往那健康向上的人生观呢?

雅文还是雅文。她又一次闯过了人生大劫!她又一次获得了生命的超越,又一次体现了一个强者的姿态。她仍然笑语朗朗,仍然在写作,还上网写博客,她将刚刚获得的中国传记文学奖的领奖照片挂在博客上。她的笑容依然灿烂。这与她大病之前没有什么两样。于是,不禁想到禅境的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看雅文——还是雅文,张雅文。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