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为赛龙舟的端午节忧虑  

2007-06-20 03:1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赛龙舟的端午节忧虑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在岭南呆了这么久,竟是头一回看到赛龙舟。上午就到了那儿等着入场式。人们从不同的方向涌向这一方水域,当地人叫海,还有一座古庙为证:海月岩古庙,其实,庙是全新的,只有海月岩的石梁是真的原始的。我喜欢原始的东西,不喜欢新建的或者是仿造的东西。尤其我不明白为何这座古庙新建筑全是用的琉璃瓦,在过强的阳光下会闪着那么炎热的光芒。

赛龙舟搞了一上午的入场式到了下午一点半方开始。两条船,十几个队擂台式比赛。十几个人在舟上,齐齐划浆,与奥运会的赛艇比起来,这种龙舟的气氛完全不同。我被那种赛龙舟的气氛深深感染着,尤其是那条来自沙田的女子表演队,她们真正是体现了南方女子比男子更强更有自信的风貌。当时,她们只能独自划一条龙舟表演,十几支参赛队列的男士们,居然没有肯出来与她们比试的。令我感慨的是,她们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比有对手的男人们划得还更投入更进入角色。有照片为证。为赛龙舟的端午节忧虑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我在赛前采访了一位选手,他与共和国同龄。就是说,差两岁就进入花甲。但是,看上去,他那么富有朝气。他说他是炮打司令部那年下学的,一头扎进稻田。那时候,他们种植莞草。莞草是东莞的特产,现在不知道从哪里能够找到这种草。我只是在吃棕子时,能够看到如绳缠绑的那么一根细条,就是莞草。莞草据说有两米多高,这位龙舟选手在当时还没长成筋骨便要使用一把巨大的弯镰刀,我想,一准是俄罗斯式割草的那种长柄大弯刀。他说,当时将草割下来绑成捆,挑起来足有两百多斤,要过田埂,很细窄,走得摇摇晃晃,但是,他就是在这种摇晃当中长大了,他不仅成了一把劳动能手,他也成了“浪里白条”。他说当时这里水很多,因此叫作涌口村,而他空手一猛扎下去,便可以抓到鱼的。他喜欢水,从小如此。然而,令他感到困惑的是,自改革开放以来,他们这里的水域在迅速减少,“这里,原来都是水田的。好大一片哟!”他指着我们坐着的那片水泥地面,这是一个饭店的露天饭堂。

他的话,最真实地道出了我的忧虑:这片土地上经济飞速腾马,我们更多看到了一栋栋高楼的欣喜,却是否意识到在这种繁荣发展的背后我们失去的童年乐园或自然的植被?!这种失去是无法弥补的。有句俗话,“舍不得孩子打不了狼。”如此说来,最终,孩子重要还是打狼的结果更重要?!为赛龙舟的端午节忧虑 - liuyj999 - 刘元举的博客

回顾我在这片地域所感受到的污染或大片的水域成了建筑工地,大片的香蕉半年前还如森林般一望无边,转眼间再去,却一片光秃。许多名字,现在已经有些不符了,比如“涌口”,还能算涌口吗?虎门沙田那边的海水已经远隔这里,仅仅这片塘,也在被岸上的商业或饮食业所侵吞着,在一点点委缩;还有麻涌(南方管这个字读“冲”),那个当年被陈残云写各香飘四季香飘万里的香蕉林正在大面积丢失,再过几年,恐怕麻涌这个名字已名不符实了。

有电视台记者想采访我这个外来人谈谈头一次赛龙舟的感受。我说我很激动,但是,我却感觉好像场面还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壮观,比如,每次湖面上仅仅两只船在竟赛,假如湖面再阔大一些,有十条八条船同时竟争,同时敲锣打鼓,那该是怎样的气派!

我不知道主持人会不会将我的原话保留,我想,肯定不会的。因为主持人脸色白了,好一阵子她才说,这也不错了呀。还有这样一方水域可以赛龙舟的,就应该知足了哟。

是呀!今年的端午节我很幸运,还能在这里看到赛龙舟的,再过几年,可能这里就没有水了,或者说水太少赛不可龙舟了。那么大的龙舟调头摆尾,没有一定的水面宽阔度怎么可能呢?

赛龙舟真的很过瘾,很具有感染力。当你看到那么多老人孩子与船头敲鼓喊号的人一起用力呼喊时,你感觉到一阵热血冲上脑门的,你会感觉龙舟兴风作浪,喊声激起湖水飞涨的。那种感觉才是真正的激情,天气越热就越过瘾。

龙舟这传统的民间项目真有生命力。但是,它也真是很脆弱的。不仅水域的减少对其构成威胁,而且,选手们普遍年龄过大。正如我采访的这位共和国同龄人。他说,爱干这个的净是他们这些老家伙,年轻人都不爱划了,他们都站在岸上看光景,看他们的父辈在耍。他们只甘心作一个观众。下一代的传承人呢?

两个多小时的赛龙舟结束了,结束的场面是沙田来的女子表演队单独表演。她们真够气派了,她们是广东省的冠军队,并参加了全国的赛龙舟比赛。她们的团队意识,她们的全力拼博精神,给水面上激起耀眼的浪花,即使等湖面平静之后,她们的旌旗也仍然在飘,她们的奋力划浆姿态也仍然在我的眼前摇荡。她们最让我感动的是,她们在有无对手的情况下,其表扬是完全一样的!这种精神正是中国男子足球队缺少的,真应该让他们过来看看,学学。

我采访的那个老人选取手穿着黄色衣服,如同“满湖尽带黄金甲”。在我走出人群时,他喊住我,喜气洋洋地说,他们获得了第二名,他一路小跑着要去领取奖品。

我祝福他,为他高兴,也为他忧虑:这是他参加的第二届赛龙舟,每年一届,他还能参加几届呢?水域之乡,水的重要在于给他们带来快乐,有水的时候,他是个顽童,没水呢就是一个真正的干瘦的老人。减少水的面积就是在减少人们的快乐,这能不让人忧虑吗?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