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东方音乐剧的独特韵味儿  

2007-05-14 01:0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去上海总有一幅好心情,用朋友们的话说就是太奢侈了!她们认为我太奢侈的原因是我到上海仅仅是为了听几场音乐会。这年头,能够专程去听听音乐会的人,差不多脑子有点问题.

   人这一生能够做点在别人看来脑子有点问题的事情也不易。到上海是享受音乐.那里的音乐厅总感觉比别的地方音色厅好,声音保鲜,不变味儿不说,上海的听众也极好。他们素质普遍较高。加之我每次去听的都是大师级的演奏,所以,对于这样的音乐会真像过年一样神往。

   去年的音乐会是在金秋十月。一个金灿灿的季节。大师们端坐在钢琴前,如沐金风。成熟的季节成熟的演奏,大师们的指肚饱满着触键,如播撒一片圆滚滚的麦粒儿,娇嗔地弹动翻滚,呈一片灵性光耀。越品尝越是妙不可言。于是,便有了我聆听大师演奏的系列音乐随笔。

   不过,这一次我去上海不是听音乐会,而是去观摩一场音乐剧。

   说到音乐剧的兴起,还是近些年的事情。像一股风,从外国刮来。先是《猫》火了上海滩,继尔是《剧院魅影》,那个吊灯做足了文章,也赚足了上海观众的钱;还有《灰姑娘》,还有根据雨果小说改编的音乐剧“敲钟人”,当然还有许多我说不上名字的音乐剧也纷纷火爆起来。外国音乐剧的火爆带动了中国的市场,而中国音乐剧显然是刚刚起步。作为音乐剧,西方火爆的因素很多,但主要还是具备故事离奇,有爱情也有凶杀,新颖而富于刺激性,加之豪华得不可思议的布景道具,还有音乐的极度渲染,使这些音乐剧对神经日益麻木的听众构成强烈刺激。如此,方可走出市场。

   然而,我这次观摩的音乐剧却是《六祖惠能》。一听这名字就与这诸多火爆的因素相悖:该剧取材广东新兴县的历史人物,根据有关文献和民间传说创作,创作者追求的是自然融合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宗教音乐与流行音乐等诸多元素,把华丽的舞蹈与美妙的旋律交织在一起,从而托出佛教禅宗文化的精髓。从广告上看,该剧是“通过高雅艺术的表现形式,展现了历史史实,挖掘了传统文化的精粹,宣扬了圆融、和谐的精神,唱响了构建和谐社会的主旋律。”云云。即使宣传得再好,事实上,整个剧情在表现一个禅境人士,慧能,由人到佛,一个不断纯净的过程,这个过程与俗世的爱情或打斗凶杀根本不贴边儿,连离奇也谈不上,这样的音乐剧靠什么抓住观众呢?!

    我想,许多人在走进上海艺术中心歌剧厅的那一刻起,都不乏会有这样的疑虑吧。

   这部剧是广东云浮市与上海音乐学院联袂打造的。钢琴教育家周铿先生是该剧的制片人。编剧:刘擎,作曲:赵光。还有艺术总鉴金复载等人.参与者与演员表一长串,引起我注意的是,参加演出的所有人员,都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在校学生。这些八十后出生的孩子们,要演出千年前的禅境僧人的气韵味道吗?!

   剧情是在安静之中展开的。年迈的神秀大师却向皇上的使者推荐了六祖惠能进宫讲经,这位接替五祖衣钵袈裟的深深刺激了他的岭南人。他可以说大半生的修练是在对他的妒忌中完成的。于是,一团俗世的云烟执著地缠绕在舞台,也缠绕在我们观众的心头,从中,引发出惠能出家修行的故事,此为倒叙。

   惠能大字不识一个,却能够顿悟深奥佛法,传之千古的偈诗正是出自他之口:“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他身为岭南蛮荒之地的樵夫,却立誓到北方找弘忍法师一心学法。他的母亲与舅舅坚决不同意他的出走,他便跪在一块巨石上,整整七七四十九天,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出家后的惠能在寺院里只是个勤杂工,却深得弘忍大师器重。直到衣钵传给他之后,便如同惹了大祸,他星夜逃出寺庙,与弘忍大师分手后,开始了逃亡生涯。这期间他历尽磨难与危险,痴心不改,包括他滚下山涯,幸遇美女搭救,要与之花好月圆,他也不为所动。三十六年,终成正果。

   他的悟道是有特点的,他的经历也具有佛缘的。但那只不过是东方式的开悟题材,如同前几年港台有人搞过的《太极》舞剧,一展中华千年神韵。凭这种极静顿悟彻悟的剧情能抓住今天观众的眼球吗?

   事实上,剧场的气氛始终一片安静肃穆。那团为名利所困紧紧缠绕神秀的俗世狂躁与迷失,也同样在缠绕着观众的心灵,在精神的洗礼与境界的提升之中,观众与妒火中烧的神秀和尚一样,在经历了不断的自责之中,终于摆脱,渐悟禅境,到达了一个平和的禅境。而神秀的悔言,当初何以对惠能不服气形成仇恨,险些酿成大祸,也道出了今天人们的心声。尽管这个过程用音乐剧表示似乎有些简单化,但也着实完成了一个纷繁的过程。南北观念,南北禅宗,因之高妙的悟性而终究归一,不二法门。这是和谐,是高境界,更是由人性到佛性的升华过程,从中,令人信服地感受到了东方禅学的神韵与高境。

   令人赞叹的是参加演出的这些学生们,都是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系的在校生。他们从一接到本子开始排练时,就深深喜欢上了这出剧目。他们排练得十分刻苦,十分投入,演到剧情深处,他们深刻体察了人物的内心世界,禁不住内心的波涛涌汹,竟泪水潸然。

   或许正是他们的真正投入,才感动了观众。整个剧场一片宁静如禅。直到结束后,观众席上才会如同猛醒转过来似的,响起掌声,带动起一大片火爆的热烈。作为观赏者身陷其间,谢幕后久久不曾离开,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倒是如鲠在喉.

   音乐剧在我国本身就是尝试阶段,而作为宗教题材的音乐剧更是尝试的尝试。好在这样的剧目已经演出去了,正如著名导演吴贻弓先生头一次观看演出时的评价:甭管别人怎么说三道四,能够先将它立起来,演出去就是成功的!

   这是上海音乐学院自己创作并演出的作品,这也是上海滩自己生产的音乐剧。在上海滩带来轰动与反响的多为西方的音乐剧,那些剧带着西方的特点,如同油画,重笔重彩,重在渲染炒做;而这一回,上海的舞台上演的是他们自产的音乐剧,其风格也如同我们的国画,以写意为主,以绘境为灵,笔断意连,神似韵妙而令人回味不已。不求大轰大瓮,但求有种绕梁之韵,在演出结束后,仍然会尾随着我们走出剧场,走向俗世的步履:比如,我们如何面对人生的选择?物质与精神,名声与修行,前世与来生,“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等等问题,如烟似岚飘浮在我们的面前或脑际,令我们思索令我们仰视,哪怕短暂一瞬,也会起到一种洗濯与清醒的作用呀!还有那音乐,充满禅味儿的音乐,总会时不时地在耳畔回响起来,轻柔的,一如山涧小溪,与不动声色中却流淌得平和而久远………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