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浣犲皢鍚戜綍澶勫幓鈥斺?娌堥槼  

2007-04-03 23: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再有三天,也就是说,四月六日清晨六点,就将有一声巨响惊醒城市,轰然结束又一个庞大的躯体______我宁愿相信这是一个有感觉有呼吸的躯体,因为它也有生命也有年龄,可惜它将从此消失在这座城市,或者说,这座城市可能因为它的消失而再一次失去应有的记忆与情感。又一座体育场馆要被炸毁,这座场馆便是沈阳的体育馆,是继著名的五里河体育场之后,另一个被人为毁灭的建筑物.就是说,这个建筑物是沈阳重要的建筑,人称"大馆"!

大馆的历史要比五里河长些,我在二十几年前来到这座城市时,就欣喜地到过这个圆圆的像一座巨大帽子的建筑物,远远看去,这顶巨大帽子戴在这个庞大而多雪的冬天的城廓时,为城市带来了许多温暖,尤其比赛时的灯光照耀.我在这里看到过好多演出,看过气功大师的表演,也看到过那位通俗而浪漫的理查德克来德曼的演奏,还看到过金鸡百花奖的颁奖晚会演出.这里可以盛下一万多人。这种圆顶建筑,在早些年的中国城市里,并不多见.绝对不像现在这种咖啡壶式的玻璃制品___大剧院什么的如此风行,几乎每个大城市都可以找到一座,不管建好后里面的演出如何按排。

大馆在沈阳人的记忆中是不可磨灭的,至少曾伴随着几代人的成长,或者干脆说是几代人成长的见证。更是这座北方重镇的发展与进步的见证者。这个椭圆型的精灵,与后来的五里河体育场处于一条中轴线上,每天每天,望着由南至北或者由北而南的车水马龙,无比宁静而祥和着。依稀记得当年有人跟我说过,这个建筑物是一位女建筑师设计建造的,好像当时财力物力均不足,这位女建筑师魄力却十足,将此馆建造起来。在前几天,当我听说这个大馆的大限将要到来之时,我也得知了这个大馆的建筑师确实是位女的,是我熟悉的一位建筑师的母亲。他们母子均成了赫赫有名的建筑师,他们共同在为这座城市打造历史与现实。说不准,或许就在母亲的大作品被毁之地,儿子又雄心勃勃开始了更新更亮的建筑设计?!悲亦喜亦?

我们常爱说的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破就是立,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这种破,是爆破,五里河的爆破被宣传为亚洲第一爆。有位在境外的朋友从电视上看到当地外国人对此十分弗解!他们不明白,他们怎么也不明白:这种拆毁说可惜,能懂,而欣喜?则不懂了。

想不到五里河之后要被处决的是大馆。而大馆之后呢?是展览馆。它们也同样处在一条中轴带上。在熟悉沈阳的人看来,行驶在这条大街上,正因为有了这样三处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建筑,才使城市充满北方城廓的张力与大气。比如:五里河体育场是圆形的,像一个硕大的头颅;大馆是圆的,可以喻作一个随时都在怦然跳动的心脏;而展览馆是方的,像一个高贵精致的盒子。有圆有方,方圆相宜,它们共同组成了城市的中轴。如果从机场进入这个城市,沿途仅观望倾听这三个建筑物,便会令初涉沈阳的人兴趣盎然。可是,大馆还有三天的寿命,将会在这片土地上消失。而方型的展览馆呢?据说已经卖给了一位港商。展览馆里有美术馆,我也多次去过那里看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的画展。展览馆正门前的广场更是一个能够给不同时代人同样蓄满回味的丰富空间。

然而,它也卖掉了,会不会继续存在呢?不得而知,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也将会发生巨大变化,可能不再是沈阳人熟悉的展览馆形象啦!

如此说来,这条主要干道上的建筑物,如同城市的胸腔,被掏空了,被大拆了,记忆呢?感觉呢?文脉呢?而掏空后,还不知会再建成什么样的楼房充填。肯定要变的,正如这条街上正在大张旗鼓搞的什么金廊银带工程。连篇累读宣传这种亮化工程如何造福沈阳,如何让沈阳人走出家门观看这种亮化工程。这可真是一条亮光闪闪的项链,套在了城市的颈项。确实闪光,确实耀眼,也确实可以说像香港一样。然而,沈阳不是香港。沈阳也没有必要在城市建筑中学什么香港,如果真学成了香港,那将不再是沈阳了。假如真的这种金银粉饰太浓,还会感受到东北汉子的真性情吗?岂不也像香港人那样和风细雨不温不火地说话,一幅软语样子!沈阳人的粗旷豪放性情哪去了?沈阳城的历史文化积淀哪里去了?沈阳可能不再是沈阳,沈阳成了另一个城市。正所谓旧貌换新颜。

我从一张当地报纸上看到宣传这条金银之廊,说什么好多领导都盛赞这种工程。让市民们从家中走出来,看夜景,可是,沈阳的冬天多冷?沈阳的春寒料峭之晚也够你受的,你出来看夜景?你得披上多厚的衣服!

再说了,这条金廓银带放在哪一个城市不行?都行。不会有沈阳地域特色。就像我们当年拿出三个著名建筑让一位法国建筑学家品评,一个是北京的国际饭店,一个是北京市图书馆,再一个就是曲阜的阙里宾舍。法国建筑家如此评说:国际饭店放在哪里不行呀?北京图书馆跟旧中国建筑没什么变化(因为纯仿古建筑),阙里宾舍,他认为有点意思,有点味道。至少能够看出来建筑艺术方面的东西。这个建筑方面的东西首先便是特色与特点。

一位搞建筑的专家说,沈阳是要变新了,变亮了,但也变年轻了,变幼稚了!

我怎么也无法想象,一条铮明瓦亮的什么廊,还会带有北方重城的丝毫记忆与表情吗?在一个讲究文化的时代,没有承袭没有沿革会有什么真正的人文效果吗?!如果仅仅为了亮化为了铺金堆银,何必要如此大拆大毁,大动干戈劳民伤财在这条主要干道上呢?再开辟一条新道,搞一个金廊银带多好?!光拆的楼房我们损失了多少人民币。

然而,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至少,有粉要擦到脸上,而且要擦到脸上的最重要部位。金廊银带也应该是造福沈阳,为沈阳精心制做了一条高贵的颈项。在一个脏乱的城市能够拥有一条光滑灿烂的脖子也是好的嘛,只不过你要是从这条光灿的脖子走进去,拐到普通的居民小区小院落看看,那里边还有未曾融化的残雪,完全被灰尘涂黑,还有多少楼道充满痰迹,泥土,楼道脏得不堪落脚,还放有酸菜缸纸箱子自行车等等。没有物业的居民,依然在无法摆脱肮脏环境。楼道都不畅,外面大街上再光鲜又有多少实际意义呢?何况走到那么好的大街上,回头折进自己家门时,那会是一种怎样的落差?!

真正的城市建造应该从点滴和细部做起。我们粗糙的城市应该进入细致打造的时候了。真正的市长功绩,也应该从细部的人文关爱处体现和映照才对,而不应大轰大弄大拆大建大明大亮大金大银!

少一点大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