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拯救"远东第一教堂"  

2007-01-07 00:4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建筑物的挚爱,是真正建筑家们的天职也是本性.这如同处于青春期时,对于自己所爱的人格外敏感格外投入一样.

   我要说的是九十年代初,大概是1993年吧?我应<建筑师>杂志所邀,去哈尔滨参加了全年度的建筑界作品评奖.记得评奖结束后,我们在哈尔滨市内参观.当时,哈建工的建筑系主任常怀礼先生自费出版了一部很厚的"哈尔滨建筑画册",这位建筑学者最感人的是他借了五万多块,将那些快要灭绝的古建筑,像抢救珍稀动物一样,抢拍下来.而当他的画册出版的时候,城市中一大批极具价值的俄式建筑已经或正在消失当中,我们只能从他的画册上看到这些消失或即将消失的建筑,好像整个一个城市的黄昏都笼罩在这本画册上,令人心情沉重压抑。他当时给我们说的一处叫作"喇嘛台"的建筑被拆,他的感伤与叹息令我至今难忘.那可是哈尔滨最具价值的建筑物呀。

   遗憾的是,当时整个哈尔滨的城市并没有对于这些真正具有价值的建筑被拆,而有过丝毫蒙羞或惋惜之类情绪.人们关注的是冰灯的制做,冰灯制做的冰是从松花江上开掘而来。冰品由小到大,由矮到高,等到冰品立起了高楼大厦,并闪着五光十色晶莹剔透迷蒙灯光时,城市里真正的最具价值的建筑物只能沉甸甸地祭奠在常先生的画册里。他个人替城市背上了一大笔债,他还不上,他却也不会卖书.谁要他都给.当我翻看他的画册时,我在想,幸亏还有这本画册留下来了。

当时我们一起参观的有建筑界的知名人士,像建筑大师张开济先生,同济大学著名教授戴复东先生、四川著名建筑师庄裕光先生等。会议主持人是杨永生主编.他是哈尔滨人,他曾经作过中央首长的首席翻译。傅聪当年在俄罗斯参加老柴比赛时,他还现场听过傅聪的演奏。他的俄文极好,而且见过大世面。他多年没有回故乡了,当他看到拆了那么多有价值的建筑时,真正是痛心疾首,夜不能寝。

我们当时参观了一座教堂——那是被喻作远东的第一大教堂,东正教的索菲亚教堂。教堂远远看去,蓬头垢面,已是相当陈旧了,想拍张完整的照片几乎都不可能,因为周围的建筑把她遮挡住了,也因为教堂下边是一个家俱市场,人头密集,十分拥挤,车来人往,你简直没有可能安全地停在那里拍照。我们的车开不进去,就下来走进去了。曲里拐弯绕过人群时,我们被十分热闹的叫卖声弄得很是尴尬。家具车辆一直摆到了教堂门口。教堂门口无比杂乱,圆形的彩窗玻璃已经破碎了,用一块破铁片子封上了,教堂的门也十分破败。总之,当时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这座远东第一大建筑,这座著名的索菲亚教堂已经是浑身伤痕,破损不堪了!

 在场的张开济老先生目睹这种情景,不禁浑身颤栗。他提议找人打开教堂进去看看,可是,人家说,里面是仓库,装满了家具。我们从门缝往里瞧,支楞八翘堆满了家具。稍有点常识的人都不能不惊吓出一身冷汗来,假如有一把火,或者一个烟头什么的扔进去,这些家具一旦燃起,那么,这座再伟大再恢宏壮观的远东第一建筑物,岂不要毁于一炬?!

当即,这些建筑专家们就义愤填膺!他们几乎是共同提议要联名上书给市长,要拯救这座濒危的教堂,这座处于险象球生中的建筑生命!

于是,当即就有人执笔,然后,我们这些到会的人都在上面签了名。

事不宜迟。我记得当即杨主编就找到相关人员,将上书递去,希望转达给市长。我们的会议结束时,杨主编和张开济大师还在焦急地等待着回音。他们当晚好像都没有睡好,他们不时地踱步出门,到宾馆外边眺望着远处的街灯,眺望黑夜中的索菲亚教堂那类似洋葱头式的尖顶,仿佛随[时都可能会燃起火来似的,而他们做好了随时要去拨打救火电话的准备似的。我那晚也睡不着觉,总怕要着火.夜半更深时,天上划过一颗弧光,也会吓得心惊肉跳.好在只有一个夜晚,第二天就告别的这个城市,告别时有种莫名的轻松感,好像再着火什么的,也与自己无关了.

会议之后,我曾问过杨主编,拯救教堂的上书是否得到重视?那个家俱市场是否搬走了?那个教堂是否还做仓库之用?杨主编说,市长感谢这个上书,但是,能否马上解决问题,他认为还不容乐观.

好像又过了一年,我带女儿去哈市看冰灯。经过这座大教堂时,我驻足下来,看到周围家俱市场不见了,但是,教堂的彩窗仍然被封堵着.周围还有建筑物挨得极近,那墙边还堆着些破东西,垃圾之类,墙上不知什么人写着一排大字:王八在此小便!

女儿当时是个小学生,见了字就一板一眼地念出声来,她只念了一半,竟歪头问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呀!

后来我在哈市作家阿成的小说或散文中读到过他对这个索菲亚教堂的感受.好像他对于他的城市能够拥有这样一座远东第一教堂是相当自豪的.他写得很是妙笔生花,不过,他没有写这段建筑专家们上书拯救的经过.

索菲亚教堂今天能够高贵地挺立着,肯定与当年建筑专家们的上书有关,就像我们的平遥等古城能够得以保住,也无不与同济大学那位著名教授四处奔走,四处呼吁抢救保护古建筑息息相关!就像保护濒临灭绝的国家级保护动物,那是生命,那是价值,那是珍藏,那是不可切断的文脉呀!然而,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处于绝望中的呼救与呐喊呢?何况,与一座城市比起来了,几位专家的热情,又显得多么孱弱.

  评论这张
 
阅读(352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