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鍩庡競寤虹瓚璋佽浜嗙畻  

2007-01-02 23: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关于沈阳五里河命运的博文刊出后,我读了大量的网友留言.有的留在了博客上,有的则发到了我的信箱里.有一篇署名为"天涯游子"的文章写得十分认真,足有两千多字,而且,看出来他对于沈阳的建筑存在的问题比较熟悉.本想将他的全部文字在此贴出来,但是,他的情绪和观点过于偏激,我不敢苟同.比如,他称五里河为"污吏河"等,还有许多过激言词.不过,他的信中有几句话,倒是引发了我的感想,比如,他认为五里河要拆,不能个别当官的说了算,应该征求一下纳税人的意见.于是,我便在新年伊始之即,再写一篇博客挂上.题目就是"城市建筑谁说了算".
   其实,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题目,要做起来容易大而无当.好在,这样的题目即使不必写得太透太面面俱到,也会引发更多博友参与思考与发表评论的.我所起到的作用,或许也仅仅是抛砖引玉吧.
   记得十年前,我到上海采访陈植先生.那时候,他刚好九十岁.在他的公寓式的家里,我看到了他墙上的一幅书法是为他寿辰所做的,上面写着"建筑学巨擘".陈植是我国第一代建筑家,他与杨廷宝\赵琛共同开创了中国第一个建筑师事务所,即当年上海的泰基事务所.我提到陈植老先生不是想回忆中国建筑史,而是想说明那一次我去拜访他时,他谈到城市建筑时,说过的一段话.他说,上海非常重视建筑,尊重建筑环境.每当要拆迁或者要建新楼房时,总要拉上他们这一拨建筑专家去兜风,沿着上海城市转上几圈.他认为,这样的市长能够倾听专家们的意见,并且让专家们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于是,他说上海的建筑搞得很好,至少,遗憾极少的.
    2002年,我在杭州参加了中国著名建筑家与著名作家共同参加的"建筑与文学"的学术研讨会,会上见到了四川建筑大师徐尚志先生.他当时已经步履维艰了,然而,他谈到建筑时,仍然充满情怀.他说到了成都的那条主要大街,好像是民主路吧?那条大街上有好多作品出于他之手,他认为后来这条大街拆得过于猛烈了,先前的文脉失落已经令他倍感遗憾了.
    再说我们沈阳的中街.我可以理解沈阳街头许多出租车司机对于慕绥新的"好话",然而,众目之下的中街步行街改造,谁能苟同?当年,1980年时,我调到沈阳,头一次行进在这条大街上,我被这条街的民国年间建筑风格所深深陶醉.这是条斯文的街,典雅的街,风格气韵均给人安静详和舒适的街巷,尤其华灯照耀时,这条街道的许多牌匾与霓虹灯,均沿着一条成熟的文脉排列着.如果是那个时候的沈阳人,走在这条街上,肯定不会忘记"享得利"等老牌子,肯定比现在的享得利牌子更具味道,更有文化积淀感吧?而那些个民国年间建筑的楼墙着面,也都以各自的内涵与气质,弥散着这条古老街道的文化与商业风貌.那时候,没有时兴"步行一条街",也没有时兴铺花种草,但是,沈阳的这条街不正是人们最喜欢步行的街衢吗?
    建步行街是好事,但是,如果这条步行街建得不如前,至少建筑风格远不如前那般统一和谐,这样的改建意义在哪里?何况这条街上还给那个叫刘涌的带来出名机会。
   然而,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条街出现了怪里怪气不伦不类的建筑物?原先那么多民国年间的建筑物被拆毁了,取代的是古今无法区分的风格的建筑物(假古懂),你看看那个支楞八翘的飞燕式的古建筑,要多碍眼有多碍眼.就像我们为了打造品牌"清代一条街"的故宫那条街道一样,那个"望远门"无论风格还是体积与古时相差多远?更有意思的是门洞内还镶有瓷砖.
   真正的城门,随意就扒掉了.谁扒的?你要问吗?没人会承认.谁说了算?你要问明白吗?你也问不明白.就像你现在看到的那个金头盔式的巨高建筑立于怀远门外,如同天外来物,充满骄横霸气的庞然大物,不可一世地遮挡了低矮的故宫,等到沈阳为故宫申请世界遗产时,为了怕这个建筑破坏影响了环境而受阻,居然采取了"最机智"的方式,找到一位高大无比的男子,专门等到联合国考察团的人员来到这里时,去封堵她的视线.好在这是位日本的女士,她个子本来就不高的呀!
    回头该说主题了:那么,这个建筑是什么人同意建的?这样明睁眼露的建筑物盖在这里影响环境,这是有目同睹的,可是,谁知道谁说了算了?谁知道谁让建的呢?
   说不清呀!好在,我们常常在一些敏感或说不清的问题上采取了"易粗不易细"提议.
   好吧,那就易粗吧.
   但是,我们沈阳市的历任市长究竟有几位是真正学建筑或者真正懂建筑的呢?!
   我们拆掉的"新加坡"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发在<人民文学>上,题为<原谅城市>,我就这篇文章呈给了当时的市长看了.有人不让我给他看,怕他不高兴.那是位可以听进人民声音的市长,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我去过他的家,他住在贫民楼里.而他之后的市长们,再也没有肯住进贫民楼的了.我想,他肯定感觉这个"新加坡"碍眼了,不过,那是建委的一个人向他表功,要建造一批可以省钱又有创建性的桥,疏通交通.他就信了.于是,被动了.假如他要是真正懂建筑呢??
   慕上台后,真正的功绩是搞建筑.至少在他的大刀阔斧下,沈阳城市有了一个新貌.于是,他周围的人便说他懂建筑,更有甚者说他在清华大学是建筑系的.有一回,沈阳真正的建筑大师刘克良与慕在一起时,有人当面奉承他这位清华建筑系市长,然而,他一眼瞥见了真正的清华建筑系毕业的大师,马上不好意思地一指刘克良,道:"人家这才是名牌清华建筑系的,我不是的!"
    我们并不要求市长非得建筑系毕业,何况清华,但是,我们的市长应该遵循建筑规律办事,这个道理显而易见吧?在建筑界,管领导说了算称"长官意志".曾设计过"鉴真纪念馆""滕王阁"的著名学者徐伯安,这位清华毕业的梁思成先生的弟子.他在设计滕王阁时,就苦笑不得.因为,他搞古建筑他明明知道"阁"的含义,该有多高多大.然而,仅仅因为"长官意志"使然,他便遵循,不敢有误.因为长官对他说,黄鹤楼多高?我们就是要比黄鹤楼高出几米.于是,一个庞然大物耸立在那个当年的滕王阁处,已经"阁"将不阁了.或者"革"将不阁了!
   求大求高求洋,是长官意志们的共同点.然而,建筑是什么?城市建筑如何建,该不该拆,谁说了算?
    我们的教训还少吗?看看林洙的<大匠的困惑>一书吧!那里写到梁思成当年眼睁看着那位伟人拆扒长城扒到元代那个内门时,他是多么痛心疾首!那个内门的价值是无法衡量的呀!我们这些年拆了太多太多的有价值的东西了!比如我说到的沈阳中街.建新的步行街固然好,现代化嘛,但是,要建得真正好呀!在我看来,无论从文化积淀还是从历史沿革,到城市风格城市情怀,比之当年我所看到的那个典雅而充满含量的华美的中街,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并非是时代进步就一定要拆旧换新,就一定要旧貌换新颜的!
   我曾在刊发祝勇先生访谈建筑大师张开济的文章时,写过一个编后语.我记得我当时说了这样的一个观点:建筑中的破坏比之破坏中的建筑更甚,更可怕!
   这句话用于正在迅速建设中的城市,或许仍然有益处.
   最后,我想回答的是,城市建筑谁说了算?长官说了算?纳税人说了算?专家说了算?说到底:说算的应该是真正懂建筑的人!即使你不是真正懂建筑,那也不妨,只要你肯倾听,肯于调研,肯于兼听则明嘛!怕的就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