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639年前发生的警世故事  

2007-01-10 19:3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39年前发生的警世故事

 

 刘元举

 

肯定也是这样一个阳光温软的日子,有个江西的士大夫壮志未酬地远足而来。在岭南这片温蕴之地,他突然被眼前的清澈如镜的山光水色所打动,继尔驻足在这片丘陵起伏,田畴平阔之地,以至沉醉。这是北宋的淳化年间。据载这位叫作悦塘公的归田官人,当即打消了回归故乡的念头,而择此久居。这个地方便是东莞以东的7·5公里处,那条黄沙河的西岸之地:温塘。

温塘名字由来有三种说法:其一,由地形环境而来,村中四面环山,中间积水像口鱼塘,故名温塘;其二,是说因有温流至寒溪,后人开塘蓄水成温水塘,故得名温塘;第三种说法是士大夫的二儿子见此地其气氲和,氲同温,加上父亲的“悦塘公”之名有一“塘”字,故叫作温塘。

其实,三种说法无非是一个意思,即这片地方温暖美好。任何地方取名,都是要往好的地方取,恨好不好,而且,后人探究起来,也将简单的缘由硬往复杂的地方去拼凑,好像如果不复杂不深奥便显得没文化了似的。

其实,温塘这样的名字好就好在适宜某种自然状态。而深究溯源起来,此地不仅自然状态是“温塘”,其历史文化的积淀,人文景观更是犹胜自然“温塘”的。

我是在进入三九的前一天,步入这片土地的。三九,是指冬天最冷的节气,在我的家乡东北,早已冰天雪地,寒冷萧条,出门喘口气都会扯出一片白色雾气,而后这雾气会变作霁沫挂到你的胡须或睫毛上的。而同此寰球并不同此凉热,这着实令人激生感慨。

温塘这块地方现在像村也像镇,在商业繁华的街道处,店铺拥挤,人头比肩攒动,你会感觉这是一座繁忙的城市;而到了有水塘与古祠堂的地方,加上那种婀娜的香蕉树,你便会感觉风景如画,无今无古般的岭南妙境。池塘的水倒映着屋舍,映在水里面的倒影比岸上的真影要精美。而醇朴的老人依然一袭青衣布褂,步履悠然地如同走在宋朝的街头。这样的老人背是弓的,头发是花白的,在黄昏时分,跟随着她们走吧——

在温塘的主要街道,有一处名胜:还金亭。这个街亭从建筑上看很不起眼,就是说并未什么特殊之处。但是,走近,认真观看一下上面的对联还有对于这个亭子的由来说明,你便会惊讶的。于是,我要讲述并发感慨的就是围绕这个街亭。这是发生在639年前的一个故事。首先声明这个故事绝对真实。

明朝洪武年间,也就是1368年,有个叫袁友信的老人在这里建了一个茶亭,也就是开了个茶馆吧,专门对往来过路人提供服务。如同一个乘凉歇脚的必经之地。由于茶亭有着地利优势更由于开茶亭的人服务态度周到细致,到这里喝茶的人很多,生意兴旺。有一天,来了一位不速客人,喝完茶之后,将一个包遗下了。袁友信发现时,客人早已离去。他一摸这个包,心下里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包内全是银子,沉甸甸的。足有三百银!三百俩银子对于一个小门小户开茶亭的老人的意义,可想而知。如果将此秘下,肯定可以富贵而不必每天辛苦劳作了。但是,这位袁老先生却不是这样,他将银子小心翼翼地收起来,每天巴望着那位不速之客再度登门。他一心盼着将重金归还失主,可是,一天天过去却不见失主复来。他从未见过这么多银俩,他每天担心丢失,每天收藏都是十分小心。他简直被这些银两弄得惶惶不安了。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他苦苦守了三年。三年后的一天,那位丢失银子的人复来,茶主将那个沉甸甸的布包归还。失主感动不已,要送他银两答谢,可茶主坚辞不要。这件事情从639年前一直传了下来,代代相传。

最初给我讲述的人在讲完这个故事时,加重语气说,你看看这里的人是多么忠厚老实呀!我随后问了一句:要是现在呢?会不会有这样的拾重金不昧的人?讲述者无奈地摇摇头。是的,现在,这个亭子保留了下来,几经重修,仍然充满气势挺立于车来人往的路旁。如果不是有人讲述这段历史真实故事,即使我走到这里,也不会对这个小茶亭多看一眼的。这个小亭子正临道边,却不被现代忙碌者所顾盼。可以说,现代人实质上已经将此忘却了。而只有这个亭子旁边的老树,却是那么根深叶茂,既是历史的记忆,又是对今人的昭示。树,是容易被感动,且容易耿耿于怀的。你看,树根下边有一个碑石,是当年的茶亭标记式的石牌,被大树紧紧拥抱住了。这种深刻地拥抱,现在看来,是我们人类难以理喻的。

我曾经不止一次路过这片叫作温塘的地域,然而,我在这里所感受到的是今天的人们的经营风格。是去年夏天吧,我开着的那辆车坏了,经朋友引荐到这里一家修理店修理。因为进口车一旦陈旧坏了,只能到这样的小店铺维修,到敞亮大店是修不起的。我花掉了四百块维修费,在一个黄昏时分将车开回去。当车开到一个最繁华的十字路口时,车突然灭火,我怎么摆弄都无法移动半步。此时正值人流高峰,急得我满头冒汗。谢天谢地警察没有过来干涉,我将车停靠在马路中央,赶忙下车喊人帮着推车。还算遇到了热心人,他们帮我将车推至路旁。我打电话找来朋友,一检查,结果是油干了。而我在修车店付出的四百元当中,就有一百元是加油费用。修车工对我说,他是刚刚加了一百元的油钱。

刚加了一百元油钱会让我这么惨扔在了马路中间?!正常情况下,一百元的油钱是可以跑上六十公里的。即使我的“老马”再耗油,那也不会只跑这一公里就耗干了呀!我越想越气,这算什么服务?现在的人挣钱挣红眼了?有这么个挣法的吗?何况还有朋友介绍。再一想,现在不是有句话,专宰熟人吗?!不宰白不宰。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里有个还金亭,也不知道这里曾经还有这么一位袁姓老人拾重金不昧。

今昔相对比,我真的无言以对。

639年前的事情,是真的,现在我遇到的事情,也不是假的。时代进步了,人们的观念完全不同了,但是,古人的精神更能令我们感怀。我曾听说过当地一位富翁富起来的经过,也缘于一个细节,那是香港一位富商乘坐的士时,丢了一个包。包内有好多钱,支票,这位拾金不昧的出租车司机将这么贵重的包几经周折交还给失主。失主当即拿出五万现金,感谢他。司机不收。后来,司机与失主成了朋友,失主找到一个给司机经商的机会,而司机由此发迹,成了富翁。这或许也是一个现代的“还金”翻版。不过,在这片充满传奇的土地上,什么离奇故事不能发生?什么样的梦想不能成真?!

然而,事实上,因为金钱的潮涌,今人的欲望要远甚于道义的樊篱呀。倒是639年前的茶亭老人更加令人肃然起敬。这样的一个茶子保存下来,其意义真的很深远,只可惜到此来烧香或敬目的人太少太少。

 

 

 

 

 

  评论这张
 
阅读(420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