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从优质鱼得到的启示___给中国男人…  

2006-08-30 23: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

 

或许因为我是生在沿海城市,从小就吃惯了海鲜的原因,所以,我对于海物一向情有独锺。然而,这些年来,我却越来越不喜欢吃鱼了,尤其不喜欢吃淡水的养殖鱼。凡是养殖鱼,不可避免带有那一身的懒肉,圆滚滚的,还没有什么鲜美味道,其质像豆腐也像面团,没有纤维感,更不筋道。不用嚼就松散开来。无论炖蒸烹炸,形状味道似乎有所不同,可那身暄软懒肉却无法改变口感,含在嘴里,像过季的富士苹果,面软如泥,没有牙的老太太都可以抿烂,吞咽,而我们这一口强壮牙齿,简直有种遭遇亵渎之感。

导致我进一步不喜欢吃鱼的原因,是不断从报端媒体得知一些养殖者为了疯狂追求利润,不择手段地异化和对待他们的鱼们,他们竟然让鱼们付用避孕药,于是乎,付了避孕药的鱼们个头儿圆润肥硕,一个个眼睛冒出亢奋之光,浑身更是放出光芒。当我在菜市场里看到那些鳗鱼,像刷了一层漆的蛇,在有水无水的桶或盆里蠕动时,我不禁浑身起鸡皮疙瘩。这种鱼,我是断然不敢吃的。

到了南方,每逢宴席,主人热情地必定要上一道鱼的。而南方的鱼其做法大都只有清蒸一种。清蒸的鱼是活鲜的,而大凡活鲜的也都是淡水的。或草鱼或鲤鱼,当然也有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鱼了。

鱼到了南方与到了北方其待遇和名字都不相同。在北方的棱鱼到了南方却被叫成了乌头,晶鱼被叫作金仓,刀鱼被叫成了油带.名字一变好像鱼也陌生了.就像疏菜,在南方与北方的叫法也千差万别。北方普及天下的云豆,就是架子豆,还可叫作豆角的,在南方却没人这样叫,他们叫成了四季豆。有一次,我与一位友人探讨上什么菜,我说最好吃的是云豆炖土豆,可她却说这里没有云豆,只有四季豆。那时候,我牙根没有想到四季豆即是云豆,于是,那一次,我毅然拒绝了四季豆。

我想说的还是鱼们。在南方的宴席上,我即使不喜欢吃清蒸的淡水鱼,我也不便于说什么,随乡入俗嘛!

然而,有一回,一位特细心的朋友看我始终不肯对着鱼们动筷子,便劝我一定要品尝一下这条鱼,他力劝我说:这种鱼与别的鱼是不一样的。它的肉非常筋道,非常有口感的。出于客气,我只好慎慎地挟了一小块肉。我先是放在口中抿,用唇,因为凭经验,这种鱼大多一抿便烂,无需用牙齿的。可是,这块肉却抿不动,继尔改用牙一咀嚼,立刻如同嚼到一块结实得颇有质感的肉。而且,越嚼越香,这简直不像经验中的淡水鱼了。当我惊夸这种鱼肉的特别时,店老板带着我参观了他的“养鱼池”了。这是一种十分特别的养鱼池——其实,就是暂时存放鱼的一个地方,水泥做成的池子,而且还在室内,如同一道风景,有意味的是池中间放着一个转轮,像古时的水车似的,这个转轮不停地转,24小时不停,甚至越转越快,而我再看池中的鱼被这个越转越快的“怪轮”搅和得无法安宁,它们随着急流涡旋,在拼命游动,它们肯定无法休息无法安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鱼们那一身暄软懒肉, 那像面团或豆腐似的东西,全都变成了肌键,所以,这些鱼打捞出来时,形状没有通常见到的鲤鱼那么肥头大耳,而是如同飞机状,流线体充满力度,而清蒸也好油炸也好,它们都会在锅中来一番耀眼的激情蹦跳。而食这样的鱼肉,确实口感鲜美而瓷实。

这种鱼的生存方式,令我恍然:鱼的质地完全会因生活习性与环境不同,而发生质的变化。这些鱼是勤快的不是庸懒的,是运动的而不是卖呆的,是健硕的瘦肉型的而不是脑满肠肥的“腐败型”的。

由此,我想到了前天写过的一篇博客文章,遭到了三万多人点击的博客文章《为何中国男人的体质越来越差》。我是在谈中国篮球为何那么惧怕紧逼,本来是领先十多分的大好形势,顺水顺舟,然而,对方一采取全场紧逼,我们立马就不会打球了。这说明我们平时训练太平静了,如同那些池塘平静水面不起波光涟漪的环境,那只能是养懒鱼,养胖鱼,没有激烈的对抗,没有一刻不停的剧烈旋转,没有急流险滩,没有涡旋,那种无法平稳立足的生存环境,怎么可能练就一身蛟龙般的运动天赋与本领?所以,中国男人生性是惰性的,一定要有打压式的逼迫性的训练,只有这样,才能练就真本事。就像斯巴达民族,历史上原本是受人欺压的弱小民族,但是,他们为了富强为了摆脱受人奴役的现实,他们从一代幼小的男孩子抓起。他们绝不娇惯孩子,尤其男孩子。从小就被摔打着养活,近乎施虐般将孩子踢到风霜雪雨中打磨,即使冰天雪地也让孩子尝尝挨冻的滋味儿,如果孩子受不了苦,就得挨鞭子抽,这样残酷方式,终于炼出一代铁打的队伍,果然战胜了强敌,最终导致一个民族的强大。

当然,现在的国家强大不仅仅是体魄的强大,古时候的强大则首先是体魄的强悍。而当今凡是对抗性强的运动,如足球篮球,首先需要的就是对抗的能力,没有对抗能力是谈不到技术与水平还有战术什么发挥的。每每在这样的强对抗运动中,我们不难无法与欧洲强队相比,即使与韩国伊朗对抗,我们的意志与体能也占不到任何便宜。

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只要你自己不打倒自己,别人是无法打倒你的。这说明了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纵观中国男篮、中国男足的一系列比赛,我们发现的结果也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说是被别人打败的,莫不如说是被自己打败的。我们的惰性是绝对的,就像鱼们的惰性一样,我们还太娇气,所以,多一些逼迫式训练,多一些打压式的环境,肯定会有好处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