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音乐和文学的溶汇___刘元举精彩讲座  

2006-06-27 03:3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元绩

 

刘元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以写钢琴题材的文学作品而闻名,著有:《中国钢琴梦》、《钢琴时代》、《学琴生涯》、《爸爸的心就这么高——钢琴天才郎朗和他的父亲》、《天才郎朗》等。他被称作“中国钢琴写作的第一人”。

 

 

 

刘元举先生应山东大学威海分校艺术学院音乐系范远安主任的邀请,来到新兴的滨海旅游城市威海作访问和演讲。他以其丰富的阅历、深刻的洞察力和风趣的语言,通过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传说、小说逸闻,向大学生们介绍自己对人生、艺术、教育、音乐、大师、天才的感悟和认识。他的演讲有三个部分:

 

一,艺术与教育的思考

刘元举先生质疑中国的传统教育,他认为大多数中国孩子太听话、太顺从,而不敢大胆表现自己。威海的讲学结束不久,刘元举就在“博客”上发表文章,所写的正是他在威海给大家讲的故事之一:“中国学音乐的学生”——

刘元举05年末,我受邀请去上海音乐学院李斯特国际大师班采访听课,使我眼界大开,耳目一新。我注意到中国的学生由于性格内敛,过于拘谨,常常不敢正面或仰头看老师。那天讲课的是美国朱丽亚音乐学院的杜巴尔教授,他因出版了《键盘上的反思》等著作而闻名国际钢琴界。杜巴尔为了缓解学生的紧张情绪,发问道:“知道吗?今天是你的什么日子?”学生一脸茫然。杜巴尔说:“今天是你的节日!看,有这么多师生来听你的演奏,你应当兴奋起来,感谢他们!”当学生侷促不安地向大家行礼之后,师生们都笑了。杜巴尔安慰地说:“你还是很紧张。做三次深呼吸,怎么样?”学生又很不自然、生硬地呼吸三次,师生们又笑了。当然,最终学生在杜巴尔引导、启发下,逐渐放松,恢复常态。

刘元举先生感慨地说,人要讲“精神气”,一进你们山大威海分校,就看见“气氲浩然”四个大字。一个人的“气”,就是一个人的文化修养。杜巴尔教授懂得这个,所以,他开始并没有讲如何弹钢琴,而首先进行精神气质的教育。在西方人的眼里,大多数中国孩子不敢表现自己,在人多的场合更加拘谨、腼腆。所以,当郎朗在西方的钢琴舞台上,展示大肆张扬、热烈奔放的个性,而深得西方人的好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教育的一个误区,是如何看待小孩子的“人来疯”。家里来客人,孩子们也感到兴奋,甚至有过分的举动,本来不足为奇,可是往往会受家长的喝斥。按老传统教育孩子,在客人面前要毕恭毕敬,不许插话,不许玩笑等等。所以孩子们的心态,常常是沉闷、不快乐的。而郎朗的成功,恰恰是因为他始终抱有快乐的心态。他从不抱怨、或拘泥于某个小节。有时,练琴累了,他会找同伴一起踢球,既运动了腿脚,又排解了厌烦情绪。

接着刘元举先生讲了一个教育孩子的事例。故事:“童年的黄永玉”——

刘元举:黄永玉是一位著名画家。他小时候读的是私塾,为了不上课,常装肚子疼,这样他就可以自由自在地跑到大自然去玩耍。有一次,黄永玉刚撒谎逃课出来,谁知道父亲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黄永玉顿时大惊失色。不料,父亲却哈哈大笑,拍拍黄永玉的脑门,说:你也不动动脑筋,三次都说你肚子痛,同一个谎话,真是个傻小子!

刘元举先生补充说:不是要大家去教育小孩子撒谎逃学。如果当时黄永玉的父亲揍他一顿,那么,毁掉的就将是一位国宝级的大师。孩子们在成长时期,对世界有陌生感,我们应当给他们鼓励、支持和自信力,使他们能超越恐慌。郎国任(郎朗父亲)经常在郎朗考试或比赛之前,在他背上拍一下,然后说一句:“你一定能赢”。这已经成了他们父子的默契。在郎朗投考美国科蒂斯音乐学院时,美国学校的考场规定家长不得入内。郎国任正束手无策之际,忽然发现一个中国学生,于是便托付他帮个忙:临考前,在郎朗背上拍一下,再说一句:“你一定能赢”。那位学生是“山东大汉”,重重的手,粗粗的嗓。先是那一记“拍”,使郎朗吃惊不小,随后的那句话,才使郎朗恍然大悟,这可是父亲的嘱托呀!在父亲的“间接”激励之下,郎朗的发挥极其出色,遂以第一名身份考取了科蒂斯。

 

二,艺术境界的认知

刘元举先生曾问一位国内钢琴比赛的参赛选手,问她读过哪些书?对方竟然没读过一本完整的小说!刘元举先生说,要成为一个完整的艺术家,应该多读文学名著,欣赏美术作品和学习文艺理论,这样才能进入更高的艺术境界。然后,他给大家讲了普鲁斯特的那部多卷名著的故事梗概。故事:《追忆逝水年华》中的——

刘元举:我讲的是这部多卷本长篇小说中追忆童年的一小段,描写主人公每天都在盼望傍晚的降临,因为,当那最后一抹阳光在缓慢和焦躁中,好不容易收回去时......这一切使主人公欣喜若狂,因为一整天的等待,全都为了这一时刻的降临。到了那一时刻,那古老的木制楼梯就会传来母亲的踩踏声,传来蝉翼般母亲裙裾的声息,这声音几乎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使人完全陶醉的音乐。然后母亲会轻声地问他:“孩子,你好吗?”此刻,我们的主人公就会一把搂住母亲的脖子......

刘元举先生解释说,这是一种艺术大师脆弱敏感、细腻多情、而又十分人性化的艺术境界。童年的莫扎特也非常在乎母亲的爱,他小时候经常十遍、二十遍地问母亲:“你爱我吗?”

开始母亲还回答:“我是多么爱你”,或是“我爱你,我的孩子。”可是莫扎特问多了,母亲不免敷衍几句,莫扎特竟然双眼充满泪水,显得如此悲悯。无独有偶,在中国创办首份音乐杂志的李叔同,曾经看到一片枝头的枯叶,在秋风里瑟瑟发抖,他的心也跟着颤抖;当枯叶最终被风刮掉,李叔同的泪,也同时滴落了。这些故事,既表现了艺术大师非凡的洞察力,又表现了他们对生命最深处的体验。当然,大师们的艺术境界还是灵性的,可能是深思熟虑,也可能是偶然的爆发。故事:“辉煌的错误”——

刘元举:大钢琴家阿尔托·鲁宾斯坦,有一次在音乐会上演奏《伊丝拉美》,那首乐曲又长又大又难弹。鲁宾斯坦弹着弹着,突然头脑空白——忘记了,于是他凭着模糊的记忆和超常的即兴演奏能力,居然胡编乱造了五分钟,却表现出比原作更棒的音乐和技巧,辉煌异常。快结束时,鲁宾斯坦终于恢复了记忆,回到原曲的终止。意料之外的是,鲁宾斯坦受到观众们的狂热喝彩,非要他把《伊丝拉美》再演奏一遍。这回鲁宾斯坦一点都不错地弹了下来,然而那辉煌的五分钟却再也不复返。那五分钟其实是鲁宾斯坦最灵性、最天才的五分钟,也是他灵感的火花大爆发的五分钟。

   刘元举先生说,艺术家的灵感,属于一种瞬间的认知和升华。他说,还有一种艺术家的境界,那就是良知和博爱。他以上海音乐学院范继森和范大雷父子为例: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最困难的日子里,允许范继森先生每天订一瓶牛奶得以补充营养。尽管亲生儿子范大雷也体弱多病,范继森先生却毅然决然地把这瓶唯一的牛奶,给予了还是中学生的、身体瘦小的许斐平享用。范先生被关进“牛棚”后,为了不牵连他人,他反复叮嘱许斐平,千万不要来看他。而他的儿子范大雷先生,也秉承父亲爱生如子的精神,带着病危的身躯,领学生参加钢琴比赛,范大雷培养出了孔祥东、周挺......在范大雷弥留之际,孔祥东从美国赶来,为恩师演奏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人们都说,那是范大雷对孔祥东最后的关照和提携。范氏父子永远在为别人作“伴奏”,甚至以自己的生命。他们尽管不是大演奏家,却达到了艺术大师的境界。

 

三,艺术呼唤天才

刘元举先生说,德国一位作家在他的小说《神童》中,描写了一个九岁的钢琴神童,如何受到众人的吹捧,先是被经纪人瞒报为八岁,后来又被人们说成只有七岁,到处演出而大红大紫。另一个比神童更天才的一个孩子,却因为长得丑陋,但不被人们看好,最终自暴自弃了。作者借用书中钢琴教师的话说:“每个孩子都有可能成为神童、天才,只要给他们条件、环境和支持。”天才的出现,是因为他们抓住了机会,

刘元举先生写作《爸爸的心就是这么高》始于1997年,书中写的是父亲郎国任,其实说的还是郎朗。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刘元举写,说郎朗只有15岁,而肖邦在这个年龄段上也没人给写书作传。对于肖邦这样伟大的音乐家,我们当然崇敬有加,但是毕竟时代不同,肖邦当年的观众范围实际上十分有限。而今郎朗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在音乐界几乎无人可与他相比。如果再算上电视荧屏的演出转播,看他演出的人数,至少是几个亿!刘元举先生说,他写郎朗就是在表明:天才并不神秘,他们也是一个普通人,至少也是从普通的人开始,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故事:“再讲郎朗”——

刘元举:对郎朗的妒嫉,不但是中国人,连“老外”也不例外。杜巴尔教授就说:“我们都妒嫉郎朗,因为他太年轻了。”纽约一家媒体还说:“一个大疯子领着一个小疯子,到处发疯”,来讽刺指挥家艾森巴赫带着郎朗在世界各地演出。郎朗的偏得在于他和当代音乐巨匠洛林·马泽尔、祖宾梅塔、小泽征尔、巴伦博伊姆......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巴伦博伊姆十分喜爱郎朗,有一次他与郎朗说:“我再要个女儿,嫁给你。怎么样?”郎朗想了想说:“不行,如果我不喜欢,这不把你得罪了?”巴伦博伊姆听了哈哈大笑,说:“那样的话,我就不要了。”郎朗天才的一面,就是善于学习;他就像一块海棉,只要有一滴水,他都会去吸收,绝不会任凭水珠掉落在地上;郎朗只要有机会就向大师们请教,哪怕是他们的一言一行。去年底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听完郎朗的音乐会后,恰遇曾对郎朗有过尖锐批评的傅聪先生,我问:“您是否感觉到郎朗的动作、神情很像巴伦博伊姆?”傅聪笑着回答:“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正是许多一流的艺术家、大师,给了郎朗一流的艺术精华和教育。

 

刘元举先生几乎讲了三个小时,然而偌大的音乐厅却鸦雀无声,师生们深深地被他一个个生动的小故事所吸引,大家记录着、思考着。刘元举先生用文学的语言勉励同学们,说:“在威海这片蓝色的海湾里,仿佛包含着无尽的音乐,就连粗暴的浪花也变得柔情万种而舒缓温柔。这样的环境十分适合音乐,适合音乐人才的成长。在座的同学文化素养都很高,因为你们的高考录取分数线,比音乐学院要高出一百分。我希望,从你们中间出现“天才”,甚至“大师”。

最后,刘元举先生向音乐系赠送了他新出版的著作。

 

  评论这张
 
阅读(93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