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都市生活让我们损失了什么  

2006-04-08 11:4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对人的损失我们可以举出诸多,用广东话说,可以举出大把!就像我们同样可以举出城市安居的大把益处一样。但是,我还是要说,因为前几天我的那篇《你听到过鱼叫春吗》,在博客上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也引发了那么多人感慨、或好评或谩骂,于是,便引发我要作进一步的深究:为何我们听不到鱼的叫声?

    鱼是叫春还是叫苦叫愁,这并不是我这篇文字所要考究的,我要说的是我们人类自己的问题。这就是我们每天都身处在鱼的世界里,可为什么我们却听不到鱼的倾诉,鱼的叫声呢?是麻木不仁?还是根本就失去了这种敏感的原始的听力功能?我认为是后者。

城市的主体声音是噪声、杂音。来自汽车、建筑工地、还有电子音响。这三大主要发声源带给我们的是什么样的情绪呢?除了紧张仓惶还有烦躁。通常我们会从情绪上来谈论这种噪音,其实,这还不是问题的本源,本源则是对于我们听力的伤害。就是说,常年生活在这样的都市之中,我们所受到的最大损伤是耳朵,是听力。

现代化的许多发明为人类的方便提供了条件,却也同时将人类的原始功能加速弱化。诸如汽车令我们健硕的肢体委缩,电视令我们的视力下降,飞机增加了我们心脏的负荷等等,但是,在这些我们可以熟悉和副作用当中,我们或许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损失,那就是我们的听力。难道,你不认为我们的听力在迟钝吗?你可能只注意到大街上眼镜店的增多,激光治疗近视的广告的铺排,而我们是否关注过卖助听器的店铺效益如何?那么铺天盖地的躁音,还有那么多手机MP3P4P5之类,还要一直P下去,对于我们耳朵的伤害有多大?无人问津无人在意。

有位童稚的孩子上小学时,曾认真问过我:叔叔,课本上说树叶落地的声音是“籁籁”响动,我怎么听不到这个声音呀?是不是你们瞎乱写的呀?

我想了想说,可能不是。他又仰着头问我:那你听到过这个声音吗?

我只能老老实实告诉他没有。

是呀,我们谁听到过这种树叶落地的声音呢?我曾试着听过,但没听到,只是听到了人们踩踏落叶时,才有这种“籁籁”之音。

    写过《金蔷薇》的巴乌斯托夫斯基写了篇非常动人的散文,是写秋天的感受的。他也写过倾听树叶落地的声音的感受。那真是极美的感觉:

“秋夜万籁俱寂,静得出奇,森林边缘没有一丝风,”“我望着那棵枫树,看到一片红叶小心翼翼地慢慢脱离树枝,颤抖了一下,在空气中稍一停顿,然后摇摇晃晃,发出极轻微的籁籁声,斜着飞向我的脚边。我第一次听到了落叶的籁籁声——那声音含糊不清,好似婴儿的喃喃低语。”

将落叶之音喻作婴儿低语,这多有味道。可是,我们能够听懂婴儿低语是在表达什么吗?

最纯真的是最原始的,最原始的也是最珍贵的。城市生活让我们不仅损失了谛听纯真美妙的声音的能力,也让我们失去了倾听这份兴致与耐心!试想一下,假如我们在城市的街巷或者公园里,专心致志地去倾听,当有人从你身边经过时,如果弄懂了你作出这份倾听的样子,岂不会让那人笑你神经病吗?

倾听树叶落地声音,这不仅需要敏感的听力,还需要有闲情逸致。更需要有耐心去听。听惯街道上各种躁音,我们的听觉也如同我们的性情一样粗糙而忙乱。我们已经迟钝了。我们需要好好休息与恢复,而恢复听觉的最好方式,便是倾听钢琴。当然,别的音乐也可以,只是不能听打击乐。
    城市让我们损失的东西太多,听力\视力\体力;还有各类欲望,特别是人类最基本的原始的欲望.所以,人们现在开始走向乡村,走向田野,走向自然.
  评论这张
 
阅读(172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