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雨天,不要谛听大提琴  

2006-03-03 15:1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北到南的行旅,踏雪浴雾沐雨,一路风尘,在博客上的朋友竟然有羡慕我飞来飞去的生活的.其实,北方人到了南方,更多的心性会随着天气而多少发生些变化的,这种变化或许是在不知不觉间.诸如,总喝南方的汤,就会不知不觉中减少了饭量的,甚至从前捧着抱着大碗喝汤喝出一种"呼噜"声音和豪放派气势的情景,不知不觉中被一个瓷汤勺弄得小酌细饮,慢声细气,和风细雨起来了.如果让我那昔日的哥们看到我现在南方某星级酒店喝汤的样子,或许他们会讥笑我是:装那个什么的呀.
    入乡随俗,其实是很自然的事情.
    可是,适应了南方的汤,却很难适应南方的雨呀!南方的雨很是缠绵,没完没了,到处湿迹.有首歌词肯定是指北方的雨而言,这歌词叫:"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南方的雨,总是那种像抽丝纺线一样,总也扯不尽拽不完的,你经历了与不经历了又有多少不同呢?何况你经历完了,也见不到什么彩虹,即使见了彩虹又能怎么样呢?下了那么久的雨,没完没了的湿度,可转过天来,却不知不觉又会下起来的.南方的雨在下的时候,大多是不明显的,天气总是不阴不阳的,不给你足够的准备,乌云也不厚更不汹涌.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南方的雨就像女人在掉眼泪,而北方的雨像爷们号啕.
    男人哭,是汹涌的,但不会持久,女人哭,大多有股小资味道,委婉细致,不那么惊心动魄,但是,委屈起来却没完没了.如果真正到雨中去走一走,转悠转悠,再细心体察一下孤独的感觉,你便会知道早期从港台那边过来的电视剧那么哭哭啼啼那么没完没了是有情可原的.
    目光落到明亮的落地窗大玻璃时,却见那上面已经是一片泪的斑驳.我喜欢听音乐,雨天更是属于音乐的.但是,麦斯基的大提琴却以摧肝裂胆般的忧伤弄得我心情更加沉郁.麦斯基与马友友的大提琴都深得罗斯特洛波维齐真传,他们在演奏时,其表情都饱满地写在脸上,然而,马友友却总是一幅甜蜜和美的样子,有点奶油,而麦斯基却是一头一脸的沧桑苦楚.他的头发像顶盛满苦难的皇冠,比假发套还假还浓,但是,曾经那么浓黑却不知不觉间突然就从一张盘到另一张盘的转换中,就变成了灰白,而当他已经完全银白的时候,我从沈阳的风雪中将这张光盘带到了南国,于是,在这样的细密无缝的雨中,我与这一头颤盈的银发与粘惆得几乎拉不开的弦弓的音乐一道,沦陷得无法自拔.
    不仅仅是思乡,还有更为沉甸甸的思念与感谓.无穷无尽的雨天时,最好别选择听大提琴,最好别听麦斯基,即使是<布鲁赫的誓言>也不要听.何况,不久前才看了那部泣血的片子<她比烟花寂寞>.这是描写已故大提琴家杜普蕾的传记体影片,影片中,她为了大提琴而疯狂的故事惊心动魄,甚至说不近情理.她一丝不挂地跑至一条河边浑身挂伤淌血淌泪时,我们的世界一定是在下雨,而且,那个异国他乡的雨也一准是下得没完没了,无穷无尽的呀.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