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在梵蒂冈:一读大师贝尼尼  

2006-12-11 23:5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

 

梵蒂冈是个神奇的国度,那么小的弹丸之地,却被一种浓郁的宗教气氛笼罩着,这种气氛弥散开来时,便会对整个世界发生影响。你看,教皇保罗二世离去的时候,全世界为之动容。而在选举新教皇的那些日子,居然有那么多的人每天守着电视机予以密切关注。我们习惯称教皇,但海外的宗教界却称作教宗。教皇与教宗,一字之差,叫法不同,理解也不同。

那些日子,新闻视点总是围绕在这个天主教的核心国度里,特别是凤凰卫视的敏锐触角,总是将我的心及时地牵到了那里,去参与着猜测着究竟谁能够当选新一轮的教皇。

梵蒂冈太小了,在电视屏幕上虽然你不会觉得那么小,但你要是到了实地去,你就会惊讶这么小的地方,怎么也能称其为一个国家!

在罗马城里随时都会遇到这样的台阶,平缓、阔绰,要是几十人横排着行进的话,会像一道沉稳的瀑布,有节奏地流淌。如果不是导游在提醒你的话,你是不可能发觉你在攀登的台阶就是国境线了。即意大利与梵蒂冈的分界。在这个缓坡状的台阶上面,随着你的步履抬落,你意识到了一种升腾感。当你走到台阶的上方时,你就会看到一个青灰色的围墙徐徐展现,遮天蔽日,如一道天界的幕布。而随着你与台阶的一同升高的视线,那幕布在缓缓地将雄伟的感觉植入你的视野中,直到凝固。

这座墙很高很厚实,朝两侧延伸着,很长很长的,沿着墙边,有许多人在排队,像是参加一个仪式。到这个地方来,确实有种参加仪式之感。无论往左行,还是往右走,都需要以仪式的状态出现。往左侧走,是去往圣彼得教堂;而那些排长队的人则是要往右侧去,那里通往梵蒂冈的博物馆。队伍忠实地沿着围墙排出去怕有一公里甚至更长些,成千上万的人,默默排列着,没有一个人感到焦虑不安,更没有人打破秩序夹心。这些来自世界各地,宗教信仰不同,肤色不同,性格秉赋均不同的人,会在这里以同样的耐心与虔诚排队守候,这本身就是一道奇观。因为,我不相信这些人到了另外一处景点,也会有同样的耐心与秩序感的。

               一读贝尼尼

圣彼得教堂有着惊世骇俗的如同弯臂搂抱形状的柱廊,从照片上看,它像一个做工精致的巨型枷锁,冷冷地悬浮在半空,开口处,是通向更远处的松散而喧哗的城市街衢。真正到了这片高大奇伟的柱廊面前时,却萌发出一种全新的理解。哪里有枷锁的冰冷感生硬感呀,这里有着被完全拥搂的温暖,是一种巨大的广阔的拥抱,整个空间都在这种搂抱中升温了。这座巨型建筑完成于十七世纪,它足以将那个世纪的光芒引入到今天和未来。巨大柱廊是不可仿造的,其最大特点在于它拥有了两个由四排共284根德斯金式圆柱与88根方石柱组成的半圆形长廊。高大密实的圆柱,遮天蔽日,表皮灰白色犹如白桦树皮,带着年轮和岁月的记载占满你的视野。

这是贝尼尼想象中伸出的巨大手臂,是宗教的手臂,慈悲无限。奇特的造型极具冲击力的,幻若天外飞来。贝尼尼这一人性化的设计,让他跟自己的作品一道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其实,贝尼尼对于这座教堂的最了不起的构思还是在教堂的入口处。那是一条精心设计的朝圣路线。当你踏上横跨台伯河的那个圣天使堡桥上,一眼就会被西边的遥遥相望的圣彼得大教堂圆顶所震慑。一种经过久远找寻而突然显现的神圣感,会让人顿时唤发出内心的感激的。阳光不知究竟从哪里迸射,却让你感受到通向大教堂的空间到处都有光芒闪耀,到处都充满无法言说的温馨。你好像有种飘然欲飞的感觉,卷入跟你一样激动的人流中,越过了古老的圣天使堡桥,向左拐,旋即进入了一条小巷。

光芒突然消失,那条小巷“昏暗、狭小、如运河般的街道上,这条街引导着他——同时他的心受到折磨考验——走向圣彼得大教堂前巨大的广场,一个象征性的天堂,那儿,在柱廊之上,天空之下,隐现出96尊贝尼尼的圣徒和殉教者的雕像。”这是罗伯特·华莱士对于贝尼尼设计这条通往圣彼得路的解读。他认为这是贝尼尼要让人们在光芒与黑暗对比之时,在辽阔与狭窄视觉迅速变化之中,在神圣的天堂般和昏暗的地狱式感觉之中,去充分体验到宗教的氛围。他要向人们传输宗教的观念和宗教的力量,要使人们在一踏上桥的时候,就能在阳光照射下的一片金色美景中,充分去感受那种蕴藏着与受难相关联的东西,提醒人们如何才能进入天堂。每天每天,千千万万走在这里的游人都被这种精心设计的环境所深深打动,他们无不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些人中,并非都是天主教徒,但人类的情感大都是相似的。这就是建筑的力量。贝尼尼为了突出宗教情怀,也就是说,他为了突出大教堂的感染力,他竟大胆地对1500年的桥梁进行了修改:将桥头堡增设了众天使雕像,他还降低了桥栏的高度,使人们一上桥就会与圣彼得大教堂的大圆顶融为一体,从而产生神圣的向往。这在当时,被称作世界上最伟大的景观之一。

在艳阳之下,我一身汗水地穿越着巨大的广场,一心要寻找到那种贝尼尼的朝圣线路最后入口处的感觉。

快到中午了,石块铺陈的广场晒得发烫,游人大多集中到巨大的柱廊下面乘凉。我径直朝手臂开合口奔去,希望从一个远处的空间,将整个广场和教堂都拍摄下来。就在我疾步走到广场尽头时,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居然是我在威尼斯船上认识的那位教授。他此时也在这片巨大的广场上寻找最佳拍摄视角。他双肩背着挎包,很沉的带子将他的肩头的汗水挤压出来,在棕色的体恤上清晰可见其湿迹。在这种人头超密度的地方,居然我们又相遇了。这可称奇迹。他是浙江大学的著名教授,是电子方面的国际知名专家。他年轻时在欧洲留学,这使他得以有机会走遍欧洲,他因此而获得了重要的人文文化。包括他那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也都是这片土地赐予他的。

我与教授匆匆打了招呼就跑出了广场,来到外边的那条大街上举起了相机。车辆非常快,呼啸着从我身边碾过,就好像要从我身上压过去,惊得我不敢去瞅镜头,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这种角度的拍摄。因为只有到了这时,我才清醒地意识到,我是无法拍出当年我在照片上看到的圣彼得教堂全景的,因为那是鸟瞰拍的,而我匍匐于地,怎么可能将整个广场和教堂收进镜头呢?

这种时候,我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我的相机是专门为了那次去西藏买的,是那种28/300的镜头,所谓一头可以走遍天下。在我拍摄西藏的神山神湖时,这个相机充满灵性,可是,在圣彼得广场,它就显得缺乏广角的取景幅度了,我怎么努力,也无法装下整个建筑的完整风貌。于是,我只有对准圣彼得手中的钥匙,希望它能够赐我以灵性。

圣彼得广场是贝尼尼一生中最辉煌的杰作。除了“手臂式”的柱廊之外,广场正中的方尖碑周围还有两个喷泉,那也是他的得意之笔。喷泉与方尖碑之间分别嵌着一块圆形大理石。据说,只要人们站到这圆形大理石上朝四周的长廊望去,就会发现一种神奇景观:原本四排圆柱居然变成了一排。在我们惊叹贝尼尼建筑艺术的绝妙之时,更有意味的还是教皇的行为方式:每个星期天的正午,教皇都会神圣地来到这里,向一片聚集于此的罗马及世界各地的虔诚的人们赐福。在保罗二世之后,新当选的这位教皇是不是也要履行这个定式不得而知。

贝尼尼的时代,就是八位教皇的时代,反过来说,这八位教皇的时代也是他贝尼尼的时代。在他漫长的一生中,先后为八个教皇服务过。而这八位教皇完全因为他的伟大艺术成就而倍感荣耀且名垂青史。他成全了八位教皇,同时,八位教皇也成就了他的大业。

贝尼尼的作品风格,就是巴洛克风格。有人说贝尼尼就是巴洛克的化身。在巴黎,经营旧的瓶子的商人,把形状和尺寸古怪的瓶子样式称作巴洛克。(barogue)。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曲线,把直的弄成了弯的。“巴洛克就是当你能画一条直线时,你却画成了一条曲线。巴洛克就是当你听主旋律时,你却希望听到变奏。”这是意大利的一位报刊撰稿人在电视节目中的有趣阐释。

在罗马,到处可以看到巴洛克标志。那是一种城市的风格或曰表情。这就是贝尼尼的情感传达。当地流传过两句幽默,前一句是这样的:81岁的贝尼尼掉入巴洛克中死去。后一句则说:别人变成了疯子,贝尼尼却变成了巴洛克。

巴洛克只是贝尼尼的外表,他的内心是什么呢?是真正的宗教信仰。如果没有真正的信仰的力量,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达到这样惊人的创造力的。

然而,雕塑家的贝尼尼毕竟不是建筑家。

  评论这张
 
阅读(27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