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神经质的公交车  

2006-01-18 23:3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城市交通状况并不好.出租车与那种小公汽都不大守规矩,颇有种小人得志之感。特别是小公汽像豆绿色的蝈蝈,它们会利用大客车的笨拙钻空子,抢道,为所欲为。它们的违规还在于不按规定的车站停泊,开到哪儿,只要有人想上,它们就会迅速急停,像战争年代抢险似地将客人拉将上来,赶紧开动逃之夭夭。这样的小公汽机动灵活,游击队一样。有时候,小公汽在站口等人如同焊接牢了,纹丝不动。等人等得你心焦,本来车上已经没有空位子了,但是,仍然还在等人。上车的人犹豫着,看一眼没座位了刚要转身下去,售票员将车头发动机部位弄一垫子放上,“请君入瓮”,每每到了这种严重超载的时候,司机与乘务员便会像徼获一车战利品似的,有种凯旋之感。如果说这些小公汽是发疯般地乱窜,不守规矩,那么,它们还只是如同小动物。而更加令人惊心动魄的发疯,还是来自纵贯城市南北的那路公共汽车:265

在上班族中,许多人提起这辆车,便谈虎色变。人们说这辆车像发疯了似地,一启动,就抽风般窜腾,几乎没有缓冲过程。而令人提心吊胆的是,车往出一窜时,刚上车的人立脚未稳,轻则被晃出个趔趄,而车内站满人时,一车人被咣荡得稀哩哗拉,互相碰撞。车每到一站,如同抢命似地,售票员的嗓门大得像敲锣。在一停一靠的瞬间,乘务员恨不得一把将下车动作迟缓的人掀翻下去,也恨不得在最短时间内将车下边的人一把提溜上来。总之,那每一站靠与开时,都将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听别人将265车说得如此吓人时,在我看来仍然不免有夸张成分,而当我也坐到这路车上时,我的亲身感受确实够紧张了。

我是从一个十字路口看到这辆车远远开过来了,距离停靠站还有一段距离时,我就开始冲它招手。车头迅速驶过来时,我以为车不会停的,哪知突然一个急停,只见车门哗地一声打开,但见一位女士冲我急叫:快上来呀!我一个健步窜上去时,车并未停稳,其实准确说车并未停,只是略微放慢了速度。我的动作可能与当年看《铁道游击队》电影时的那些飞身跃上车的勇士们相差无几。几乎是与我闪进车内的同时,车门咣当一声关闭。紧接着车便猛地向前一窜,我便一下子被闪了个趔趄,歪倒在一位女士的人怀里。幸亏这位女士是位身体健壮的老大嫂,而且,她肯定深知265车的脾气,因此,当我好不容易站稳冲她歉意的一笑说声对不起时,她倒大大冽冽地这没有什么。幸亏你年轻呀!

她的下话我已经听明白了。而车行到下一站时,便上来一位老太太。这个老太太在上车时,车也作出缓缓靠到路边要停的样子,可是,当老太太费事巴力地攀登上车梯进得车来时,那车身也是那么迅速一窜腾,就将老太太甩倒了。说是迟那时快,我眼睁睁看到老太太即将倒下时,那个乘务员手疾眼快一把将老太太抓住了。人们一场虚惊时,老太太更是吓得不得了。

这个乘务员将老太太放稳时,开始数落老人为何不站稳,多危险呀云云,而被数落的老人干瞪眼却说不出话来,她一准是吓傻了,她下回还敢再乘座这辆车吗?

令我弗解的是,如此抢命般快开快停的车,开出去三站地后,却突然抛锚了,停在一个站口,半天不动弹,天知道它在等什么。等了好一会儿,车才启动。这一回,却如同牛车,缓慢得一点点移动。如果是这样子的速度,前几站何必那么拼命抢命呢?!这究竟是怎么了?莫非这车真的抽疯了?

这辆车是我们的城市中最具神经质的车。它的怪戾我无法说得清。但是,尽管这辆车充满抽疯感觉,充满了危险因素,但是,每天照样满满一车人,尤其在冬天寒风是等车时,其他车遥不见影,而265却会在遥远的楼群幢幢中,第一个急速驶来,于是,人们一拥而上,不顾一切。冲进车门的人要遭到乘务员或司机的训斥,因为下边人没有迅速跟上,让他们赶紧往车厢里面挪腾;至于车下边上不来的人,更是让那位将大半个身子探出车窗外,狂呼乱叫的女乘务员抱怨个不停。

所有上车的人不能按着正常的速度与节奏,而乘务员希望这些人瞬间变成救火队员似的。车再开动时,眼见车头就撞垤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身上,结果,当你猛地闭上眼睛时,却在刹那间化险为宜,天知道,那骑车人是如何躲过这一劫的。这辆车与其他客车都不同,它焦躁而神经质,他莽撞着有时还违规行驶,当有时突然斜刺里一拐时,车上人完全倒向一边的时候,这司机却如同海面上驶船,在幅度地打着方向盘,却不失时机地冲着车窗外骂一声十分难听的话。

好不容易从这辆车上捱下来时,心里还有悬着。晚上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沈阳下雪那天,一大早有位环卫女工被车撞死,而两个老母亲在苦苦等着她们的女儿。这两个母亲是生母与养母,她们俩人都已经年愈八旬了,她们能够维持生活仅仅靠的是这位当环卫工女儿的收入。这种惨痛的悲剧,总让我心生余悸,我总在担心着这路公共汽车也可能发生这样的恶性事故。

当我无意之中与人们谈论起这辆发疯的车时,有人告诉我,这辆车是私人承包的。这个结论,使我将一切狐疑迎刃而解。私人的车,为了挣钱,肯定要神经质的。只是这样一味地神经质下去,乘座的人如何能不提心吊胆呢?

不过,每天乘座这个车的人也说了句真话:坐这辆车上班是不会迟到的呀!

 

 

 

  评论这张
 
阅读(284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