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在杭州倾听郎朗弹钢琴  

2005-12-27 23:21:47|  分类: 钢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郎朗杭州演出观感

 

 

 

两年多不曾相见的郎朗,往舞台上一站:嚯!英姿勃发,青春闪亮。一袭黑色演出服,长发飘逸。笑容沉静而亲切。随着触键的万千变幻,他的长发最敏感地传导出他对音乐的精湛诠释。还有表情。那表情是在一首首乐中冲洗出来的,不同的曲子便会让他浮雕般凸现不同神态,他俨然是在戏水,在美妙的深潭之中,尽情享受,尽情陶醉,无拘无束,无遮无挡。而比表情飘飞更远的,是那台颠狂的史坦威发出的不可思议的声音。

现场的感慨或激动是久久不曾平抚的,而这种感受更是无法在事后补就。那简直就是一种情绪的挥霍,现场数千名观众都跟我一样在挥霍着自己的掌声和呼喊声,近乎奢侈。郎朗不情愿地幸福着,一遍遍地谢幕,一次次地被掌声拖回来。他加演的曲目第一首是李斯特的《爱之梦》,观众又被弹疯,另倍鼓掌。他在被狂风般的掌声刮回到琴凳上时,他转向观众,操着一口浓得化不开的东北口音说:还有两个礼拜就要过年了。大家知道斯特劳斯吧?我给你们弹一曲斯特劳斯的《维也纳之夜》。

加演之前的曲子无疑是更迷人的。有位观众激动不已地告诉我,她从郎朗的曲子里与好几位大师会面了。在郎朗弹奏肖邦大波兰舞曲的时候,她感到波里尼来了;当拉赫玛尼诺夫前奏曲在激荡的和弦之中绽放之时,她说她在为霍洛维兹而激动不已。

其实最值一提的还是郎朗弹奏的压轴曲:李斯特《匈牙利狂想曲第2号》,这首曲子是经过霍洛维兹改编的,我自所以如此强调这个曲子不啻因为是我特别喜欢,而且,我知道明年德国的世界杯足球赛揭幕式上,郎朗将让这首曲子在全世界几十亿目击面前兴风作浪。

能够提前被这首曲子亢奋着,这不仅是城市的福份,更是杭州观众的福份。

年轻的郎朗在冬天的钱塘江畔,满脸流汗,如同卖力拉纤,只不过他拉动的不是滞缓搁浅的木船,而是光鲜圆润的如同刚从水中打捞出的巨型珍珠。当这个造型新颖别致颇具现代味道的玻璃幕建筑被郎朗那双天才之手弹热弹火之时,所有到场人都激动不已。

三年前,郎朗在北京保利剧场与纽约爱乐交响乐团的洛林·马泽尔合作时,因一曲《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而被人们惊呼:“保利剧场出现爆棚现象”,那么,今天我们是否可以套出这个比喻:钱塘江被掀动起了狂潮?!也许这不是比喻,而是夸张,但不论是什么样的修辞方式,统统堆到今天晚上的杭州,都不为过。

 

                     20051219于杭

  评论这张
 
阅读(5861)|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