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鼓浪屿琴声--灵性的人  

2005-11-24 10:1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节  灵性的人
小岛也是一座小城市,作为城市的构造自然少不了文化娱乐场所。信步走到的那条街好像是福建路吧?也可能是别的路,总之,没有记住路名却记住了鼓浪屿音乐厅。音乐厅建在一个高处,得先踏上几蹬台阶方能进入院子。只有进入这个院后才能感受到音乐氛围。院子右边是一架三角大钢琴的建筑造型,显然那是音乐厅了。一座音乐厅用三角钢琴造型并不能说明多么高雅,多么音乐,加之墙体从外观看上去并不十分细致,所以,我无法去赞美这座钢琴造型的音乐厅。想进里边看看,因为门紧锁着,也没有看成。好像这是一座多功能音乐厅,看上去占地不小,估计能容纳近千人吧?这么小的岛屿能建这么大个音乐厅可见音乐在这里的位置。
  音乐厅门前方立一块三棱形的牌子,黑色的质地镂刻着金色的大字:鼓浪屿音乐厅。我们就坐在这块牌子前留影。院子左侧有一座会议室类型的房间,进去一看,是一间展厅,墙上悬挂着几个同样镜框的大照片,我辨认出了钢琴家殷承宗、许斐平,指挥家陈佐煌等。鼓浪屿涌现出好多音乐人才,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周淑安、原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李嘉禄教授、上海声乐研究所所长、著名男低音歌唱家林俊卿等。不知道这些大名鼎鼎的音乐家钢琴家是否回过故乡是否在这里搞过演奏,我想,他们如果有这种可能走进这里演奏的话,他们一定会发挥得非常出色。走出这个小岛的钢琴家再回到这个小岛来,那种变化是复杂的。小岛再好,毕竟太小了,有才华的人总还是要走出去的。只有一代代走出去了,才能一代代再涌现出来,像海浪总是一排排扑岸,而那块礁石总是会发出敲鼓声音,鼓声不息,钢琴永在。
  98年夏天,许斐平先生回国搞了几场独奏音乐会,主要在上海和北京等重要城市,本来他是打算到沈阳来演出的,可能因为组织筹备得闪失,他没有能够来到沈阳,而我也就没有能够一睹他的风彩。搞专业的朋友专程到北京听过他的音乐会。他弹贝多芬OP10ON2,给人印象很深。在技巧和音乐上都达到了一种完美的境地。听过美国流派钢琴家演奏的人都说许斐平的演奏很有美国钢琴家的特点,他在美国呆了好多年,在美国受到的钢琴文化和钢琴艺术的影响是不可以低估的。就连他的外在动作,也很有点“美国味道”,好像刻意追求,精心设计过似的。他一举一动很讲究绅士派风度,在这种绅士派风度中,他渴望自己变得高贵起来吧?其实,回到自己的土地上来,最好别让自己显得高贵,显得绅士作派,对于中国听众的感觉亲切质朴要比高贵绅士其效果会更好。他在北京的独奏会上尽管弹贝多芬弹李斯特都很到位,都很让人折服,特别是布佐尼改编的李斯特的《钟》,本来技巧处理上就够有难度了,尤其还是经过改编的这首“钟”就更是难上加难。我们国内的学生在弹这首曲子时,无不为表现技巧的难度而叫苦不迭,但是,许斐平弹奏这首难曲子时却一点没有显出难来,他举重若轻,非常轻松地完成了一个让人心悦诚服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透示出一个成熟的钢琴演奏家的内在潜力。纵观他在北京音乐会上的全部演奏,最能打动人唤起人共鸣的还是中国曲子《百鸟朝凤》。这首唢呐演奏的中国民间味道极浓的曲子改编为钢琴曲子,在表现上应该说有一定难度。最直观说来唢呐吹出的鸟语似乎比钢琴弹出的鸟语要更地道一些。许斐平毕竟在国外呆了很多年,毕竟与中国民间的东西生疏了一些,但是,他的演奏非常生动传神,他创造的意境极其强烈地罩住了所有听众。随着百鸟情绪的起伏展转,自然风光的斑驳陆离,清幽的林荫筛落的金针银线般的闪烁光线中,攒动的鸟头悬浮着一片诱人的光晕,而置身音乐厅的听众好像每一个人都变成了那些愉悦欢畅的鸟。这时候的听众成了最为幸福的听众。许斐平对于这曲民乐能够表现得这么淋漓尽致,除了玄妙的技巧之外,还因为祖国的这片热土唤醒了他的激情和灵感。弹完这首曲子,他受到了听众最为热烈的欢迎,甚至人们站起来为他长时间鼓掌。他非常感谢祖国听众赐予他的掌声,他还是那么绅士派地给听众行礼,他很尊重听众,他要报答听众。他那天已经很累了,上台为他献花的学生说,他的衣服全被汗水打透了,沾在了身上,他连握手都显得软绵绵的。但是,他还是要报答听众,他又出台加演了一首。
  我很羡慕到场听过许斐平演奏的听众。但是,据说这一场演出效果与他回到鼓浪屿的独奏音乐会是无法比拟的,在鼓浪屿的演奏可以说成了许斐平经典之作。一个11岁离开岛屿的少年带着对未来的憧憬飘泊而去,他飘到了东海,飘过太平洋,他曾有过多少辉煌的记忆--1979年,他到了美国东方人音乐学院跟大卫. 伯奇学习钢琴。后来,他进入朱丽亚音乐学院学习钢琴。1989年,他与蒙特利尔交响乐队联手为影片《新娘的眼泪》录制唱片,同年,他又与日本的一家唱片公司录制了全部的肖邦曲目CD带。1993年,他作为独奏演员随同上海交响乐团出访欧洲,在整个德国、瑞士、意大利的演出期间都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他演奏了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和布拉姆斯的钢琴协奏曲。他还同莫斯科交响乐团在香港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他还在法国成功地举行过钢琴独奏音乐会。他有过许多成功的演出,他受到过许多观众热烈地欢呼,但是,真正让他动情的还是回到故乡,回到这个充满乐感充满灵性的小岛--鼓浪屿。
  一个游子归乡,坐在崭新的音乐厅里,那么多熟悉的面孔,那么亲切柔和的灯光在他眼前弥散出一串串斑斓璀灿的回忆。他可以达到天人合一,人琴合一的境界。他那种情感的表达又是怎样可以用语言述说呢?用歌声也显得太轻浅,只能用音乐。他演奏的三角琴一定和他配合得格外默契,他随时晃动的上身,他尽情挥洒的手势都可以将凝重的钢琴拖拽得随心所欲。他与三角钢琴接通了神经,与这座新建的三角型钢琴造型的建筑物接通的血脉,他与整个鼓浪屿接通了血脉。随着他的抒情节奏,鹭江变得温情脉脉,随着他的娓娓倾述,厦门港也不能不为之动容,那一波波海浪会随着钢琴的曲调而进入博大的旋律中……在这种旋律中,鼓浪屿成了真正的钢琴岛,它会随着钢琴家的晃动而发出音乐的回声。真幸福呵!此时此地的演奏者是幸福的,在场的听众是幸福的,如果听众中有从海外归来的游子,那么他会幸福得泪流满面。
离开鼓浪屿时,天色已是傍晚了。傍晚的海边总是要起风的,起风时就会有浪去敲响石鼓。鼓浪屿的浪很有音乐修养,它们敲打得比较斯文,我会从这种斯文的敲打声中去联想听众随着许斐平演奏时的节拍而拍掌合奏……  
这位钢琴神童五岁即开始学钢琴,12岁时就能弹奏全部的肖邦练习曲。他小小年纪在大上海的舞台上引起震动,他竟然可以沉着地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奏莫扎特钢琴协奏曲。那时候弹钢琴的孩子不像现在这么多,而钢琴神童更不像现在这么多,因此,他的出现不仅惊动了上海惊动了中国,而且也惊动了比利时的伊丽莎白王后。她看了许斐平的演出非常激动,她为许斐平的音乐天赋深表惊叹。于是,她就邀请这位天才的少年钢琴家去欧洲学习和演出。多好的机遇,真可谓天赐良机。这是中国钢琴家的幸事,也是鼓浪屿的幸运,因为只有这个充满音乐灵性的小岛才会摇出这么具有天赋的钢琴少年。许斐平的前程将由此而带来不可估量的辉煌!
  然而,不幸的是他不可能去接受这种邀请,他就是接受了邀请也走不出国门。因为中国大地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岂止是一个许斐平的前程受阻,整个中国的文化艺术都陷落了……中国进入了“文革”年代。数年后,上海著名教授赵晓生曾在纪念范继森先生的文章中写到了许斐平。他十分惋惜,不仅为范继森先生惋惜也为许斐平惋惜。因为许斐平本来是可以有着更大的造就的,钢琴教育家范继森先生认为许斐平是可以成为具有世界水准的出色钢琴家,并且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以期让他的弟子许斐平能尽快攀登这一艺术高峰。历史的延误是无法弥补的,许斐平抚今追昔,他会有着怎样的感慨?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受些磨难受些挫折也未必不是好事。有位生存和演奏能力极强的钢琴家就是在这种受磨难的年代里补上了他人生道路上所欠缺的一课。那还是很重要的一课。这是一位知名度更高的钢琴家,他也是出生在这个美丽而灵性的小岛,他比许斐平要年长十多岁,他应该属于上一代的钢琴家。此人就是如今还相当活跃的钢琴演奏家殷承宗。
  殷承宗从小接受的全是西洋文化和西方的音乐教育。他是在教堂里接受的音乐。每到星期天,他就跟全家人一起到教堂作礼拜,他会夹在大人们当中用嘹亮的童声去学唱赞美诗。他还会随着弥散着宗教气息的琴音去体悟音乐的深奥。在他童年的世界里,最美的音乐就是赞美诗。当他七岁时,就写下了自己心中的曲子,他创作的曲子就跟赞美诗一样。他的成长环境使他远离了中国民间的东西,他从未接触过中国音乐,他说,他“从不知道中国音乐是怎么回事。”
  一个从不知道中国音乐怎么回事的洋味十足的钢琴家在“文革”却以革命样板戏的钢琴伴唱而风靡全国。他在回忆那段特殊岁月时说:“‘文革’中我们失去了许多东西,但也得到了,那就是学习了中国民族音乐。……后来到上海音乐学院跟苏联专家学,唱了许多俄罗斯民歌,要学俄语就唱俄语歌。但从来不知道中国民族音乐,更甭说京戏什么的了。‘逼上梁山’后就学了很多,包括京戏,古曲、采风,把老艺人请来,给他们记谱,逼上去后我倒没有觉得很痛苦,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过去没有接触的新东西。这些相传几百年、几千年,能流传下来的都是非常精华的东西……现在这一部分东西成为我在国外非常特殊的、别人不会的曲目。尽管国外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但很多人非常好奇,也有的人非常赞赏。对中国观众来说,尤其在台湾、香港,他们觉得从来没有听过这些东西,《黄河》,古曲,包括《红灯记》的不少段落都当作钢琴独奏弹。”一个钢琴演奏家如今在西方世界演奏,能够不断地演奏一些新鲜的奇特的中国曲子,这显然是件令人惬意的事情。对于殷承宗而言,这显然是一种偏得。如果不是逢上那个特殊年代,如果不是他被逼上梁山,他或许永远不会与中国民族音乐亲近起来。他刚到美国时,演出公司经理并不让他演奏中国曲子,后来,他争取到了更多的机会。现在,他演奏中国曲子比以前多得多。有的地方要求演一、二首,有的地方直接点出演《黄河》。独奏会可以弹的中国古曲还有很多,比如《十面埋伏》《夕阳箫鼓》等。1993年,他就在美国卡耐基音乐厅的音乐会上弹了《十面埋伏》。能够到卡耐基音乐厅演奏,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钢琴演奏家为之骄傲的事情。卡耐基音乐厅几乎成了世界高水平音乐演奏的代名词了。
  卡耐基音乐厅是有着一段值得回味的故事的。那是1887年春天,茫茫海面上挪动着一艘幸福的客轮。我自所以把这艘客轮称作幸福的客轮是因为客轮上不仅载着百万富翁卡耐基和他的新娘,同时还有一位25岁的指挥家,名叫沃尔特. 达姆罗什。从他那志得意满的面孔上你是否可以看出他刚刚完成了第二个音乐季的演出,正要随同这艘由纽约驶往伦敦的船赶赴欧洲参加指挥家彪罗开办的夏季学习班呢!苏格兰裔美国钢铁大王卡耐基当时已52岁了。52岁年龄段的人挽着新娘进行浪漫的海上旅程,其心情自然畅然无边。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不会冷淡了音乐。而爱好音乐已不仅是美国人的时髦。新娘子路易斯. 惠特菲尔德是一位纽约富商的女儿,从小就爱好音乐,还演唱过女高音。卡耐基追求她长达6年之久,终于迎来了这次欢度蜜月的浪漫游程。25岁的指挥家在船上自然与度蜜月的夫妇相识。心情好的富翁卡耐基热情相邀达姆罗什学习结束后到苏格兰与他们一起好好玩玩。达姆罗什爽约。如果他没有去赴约,可能就没有今天的卡耐基音乐厅了。就是在那次赴约后,在苏格兰土地上的基格拉斯顿庄园,他们3人共同研究决定建立世界第一流的卡耐基音乐厅。1889年,卡耐基出资在纽约中央公园附近购买了土地。后来,卡耐基又为音乐厅的兴建投资200万美元。1891年5月,这座著名的音乐厅正式落成,取名为卡耐基。开业庆典长达5天。那是多么令人激动而难忘的5天。卡耐基音乐厅门前观众的马车队伍排列了长达400多米。晚上,达姆罗什指挥交响乐团演奏了贝多芬的《莱奥诺拉第三序曲》,更让人激动得是伟大的俄罗斯作曲家柴柯夫斯基远道赶来,他激情满怀地挥动起沾着尘土的臂膀指挥演奏了他的《节日进行曲》……
  卡耐基自所以具有着世界性的声望,是因为音乐厅建立百年来,吸引了全世界最好的演奏家到这里登台。拉赫玛尼诺夫1909年在这里演奏他自己的伟大的《第二钢琴协奏曲》;霍洛维兹1906年在这里首演,70年后又在这里进行告别演出。更为激动美国人的是23岁的美国自己的钢琴家克莱本获得1958年首届柴柯夫斯基钢琴比赛第一名后荣归故里时又是在这里举办的独奏音乐会……卡耐基音乐厅值得记忆的演奏太多了。我们中国的钢琴家也越来越多地来到这里演出过。我知道殷承宗还将他的学生郎朗介绍到这里演出过。郎朗既是赵屏国的学生,郎朗也跟殷承宗学习过,而且深得俄罗斯发声之奥妙。据说殷承宗给郎朗上课可以不用钢琴,在一张桌子上用手指比比划划就非常生动形象了。这有点像下棋的那种手谈。而能够手谈的人大多是高手。郎朗父子为此非常感激殷承宗。
  卡耐基的音乐厅再好再伟大,对于殷承宗而言在演奏时也未必会有到了自己的鼓浪屿音乐厅发挥得更好更动情吧?殷承宗因鼓浪屿而获得音乐天赋,鼓浪屿也会因为殷承宗而获取更多的尊敬。殷承宗回到鼓浪屿如鱼得水,我听郎朗说殷承宗特别喜欢游泳。他从小生在厦门海湾,他怎么能不喜欢游泳呢?殷承宗不仅喜欢黄河也同样喜欢大海。1996年秋,在海外飘泊了十余年的殷承宗第二次重返故土时,在上海等地成功地举办了几场音乐会。那一次他也到辽宁来了,在沈阳音乐厅,他的演奏受到了东北人非常实惠的掌声。东北人鼓掌我自所以用了“实惠”二字,那就是说巴掌拍得比较响,比较真,不是出于应付。沈阳音乐学院一位附中的男生当年还是个12岁的小男孩。他在今天回忆起当时聆听殷承宗的演奏时说,很过瘾,那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汉的演说。很英勇,感情特别丰富,特别具有感染力和冲击力,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可听他演奏觉得他特别年轻,特别有朝气,特别有活力。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