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在鲁院打乒乓球(中)  

2005-11-02 15:13:30|  分类: 名人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看热闹的同学很多。尤其女同学居多。在谁先发球的问题上,我们互相推让了半天。我们打法非常接近,头一局,我以三分的优势取胜。第二局,他扳回一局。他打球的特点是进攻意识极强,而且,往往起拍突然,动作很有隐蔽性,主要小臂发力。他的腕力也好,反应奇快,防守时几乎不往台后退。我们那天打了四局,战成2平。吃饭时间已到,决胜局就没有打。而且,我在大比分二比一领先的前提下,第四局也是7:9领先的,这时候,我应该能够赢下比赛的,但是我却没有。如果我赢下了这局,肯定他就不会去吃饭的。打成平手,正好彼此可以接受。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到军艺去跟朱向前他们打球时,在那里又碰到雷达老师。不过,这一次他是与我一伙的,共同与部队作家交手。我们说起那次在鲁院的比赛时,他说,那次我赢你了吧?我说,不对吧?他敏感地说怎么不对?那我输你了?这不可能。他又强调一遍:我从来没在鲁院输过球的。

雷达思维敏捷,说话语速快打球速度也快。他在电视上还侃过足球。只是不知道他是否会踢,是否上过场。他性格中有着鲜明的好胜成分。不知道这与评论家身份是否有关。不过,好胜好进攻的特点在评论家朱向前身上也体现得十分鲜明。我曾问过雷达他跟朱向前交手谁赢谁输,雷达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我赢嘛!

等到了军艺我问朱向前时,朱向前也是一幅很自信的样子说他赢了,雷达输了。而且,向前还具体说出了哪一次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清清楚楚。这让我感觉很有意思:是不是评论家能记住的都是赢球的感觉呢?

看朱向前打球最好看他练球,像表演一样,姿势华丽,尤其他的直拍反手,身子稍作倾斜,一板一眼,有节奏有旋律,流畅地让人赏心悦目。看到他的这种基本功,再看雷达的,那么你就会立即作出他们孰胜孰负的裁定。然而,就是那一天,也就是在军艺的体育馆里,他们俩个正式交手了。

雷达完全与华丽无缘。他讲究适用。他的进攻毫无舒展可言,但我就是能够打准,就是能够得分。而朱向前的华丽动作在雷达的游击队式的猝然打击面前,乱了阵脚。而他那种行云流水般的漂亮反手,居然一点未能派上用场。比赛结果雷达赢了。

输球的滋味真不好受。别说王皓在奥运时输球,就是我们这种随随便便的比赛,赢了或输了的感觉也是大相径庭的。我想,向前那天输给雷达,肯定不会甘心的。但是尽管他输球了,我仍然认为他是不应该输的。而乒乓球有时就这么怪,不该输的人结果就输了。

军艺的作家们打乒乓球也挺多,据说邢军纪也打得好。不过,我们那次去他不在,因此,从未与他交过手。

相比之下,作协出名的高手林立:高洪波、陈建功、杨匡满、雷达、孙德全、伊汉胤等。他们当中的排座次有不同版本。有人说陈健功比高洪波打得好,也有人说高洪波比陈建功打得好。也有人说还有两个更厉害的,相当于专业水平,平时不露的。这使我们非常希望有朝一日领教一下。于是,我们便鼓动王歌老师与他们作协联系,商定具体比赛时间。

这期间有一次我去作协办事,见到了高伟。他当时正在打乒乓球。他或许也风闻了要与我们比赛乒乓球,便邀我比试比试。因为我没有任何准备,半推半就接过拍子。真不敢相信他们每天就在这个鸽子笼似的屋子里打乒乓球。举架低不说,屋子太小,台子两端离墙的距离太近,一板打过去,对方根本不可能后退防守。或许因此,作协的选手们差不多都是打近台快攻,而鲜见打防守的。地面是瓷砖,都裂纹了,像我这样穿皮鞋的踩上去直打滑。中国作协真廉政呀。

刚到鲁院时并没有感觉鲁院的乒乓球场地好,可自从领教了中国作协的那个打乒乓球的屋子,我就对鲁院的场地有了深深的满足感。为了打好跟中国作协的比赛,我跟曹雷加强了练球,每天定点开始,每次都要练上两个小时左右。

这期间,曹雷比我更辛苦,因为我们练完球之后,他的徒弟张艳茜就会立马从楼上下来,而曹雷就接下来耐心地教她。张艳茜是这些打球的女弟子当中,最认真投入练球的人,因而她也是进步最快的。其他几位女生打球多少都有些临时性或装饰性的。比如杨莹和唐韵等人。她们有时候是在下午时分,从楼上款款而下,迈着细步,看上去梳妆打扮一新。见到我们打球,便莞尔一笑,我们谦让时,她们就会接过拍子,非常斯文地击球。她们穿的鞋不适宜打球,地砖很滑,她们挪动时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她们也不能用力挥拍,因为不能出汗,那会弄坏了装束的。这时候,我们会尽量喂给她们好球的。尤其曹雷先生很会体贴。

她们打球时,将手机和门钥匙放到身后墙壁的那个台面上,打球时,注意身后手机是否响动。等到手机一响,她们就会放下拍子,然后,笑咪咪地与我们这种师傅摆摆手,风摇杨柳般飘然而去。

我们这个场地,如同观察哨。任何人离校或回校,必经此地。我们在打球时,完全不必特意去观察,一些有意味的细节便会撞入我们的乒乓球视野。女生中,傅晓红的应酬可能最多。不过,她在赴约前,从不提前下楼,更不会留出空隙摸两下拍子。她着装考究,差不多常换常新,发型也常有变化。她在下楼时总是显得从容不迫,见我们在打球,她仅仅投之超然一笑。

比赛时间终于定在周二。原本定在周三下午的,但是,临时提前了一天,这使王歌无法参加了。他在电话中谦逊地说,我们三个人比他打得好,他不用来了。

中国作协那天来了四个人:高洪波、孙德全、伊汉胤、高伟。打团体赛只需三人参赛,这样便多出来一个高伟。

那天下午正下着雨,孙德全驾驶着刚买不久的白颜色的爱丽舍轿车缓缓驶进来。车门开处,他们几个人从车里钻出来。身材高大的高洪波一马当先,跃上我们的台阶,兴致勃勃进入大厅,一幅大驾光临感。他笑声朗朗地与他熟悉的同学们打着招呼。他肩上背着一个挺大的体育器材包,那里面也能装进网球拍的。他寒喧一番对我说:走,到你屋去换衣服。

一边上楼梯,他一边对我说你那天到作协打球我没在,听说你打得不错。我说不好,输了。是跟伊汉胤打了2:1吧?那不能算数。你没带专用拍子,也没换鞋。再说,我们那场地你也不适应。我说,听说你们一个比一个厉害呀!他笑笑,既没谦虚也没得意。

换好衣服后,他问我你们这里谁打得最好?我说都差不多吧,没有太好的也没有太差的。他说你和曹雷,还有一个呢?我说是食堂的高师傅。他问我使用的是什么拍子,我说反胶。他说他用正胶。我接过球拍一摸,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楼下曹雷正在虎视旦旦,严阵以待。他今天穿着那件鲜红的胸前带骷髅头的短衫,尽管阴天下着雨室内光线不好,但是,他的衣服却将他映衬得格外精神。高洪波先跟他练球。打了没几个球,高洪波就让我上来跟他练。刚练了不到五个球,他就说开球吧!也没有什么裁判,也没有什么正规仪式。我说,先让曹雷来吧,他说,就咱俩先打吧。

比赛前,高洪波强调是组联部与鲁迅文学院比赛,而不是中国作家协会跟鲁院比赛。他这样强调不仅是出于他的精明。

我没有再推让,按着我的一贯打法,发球抢攻。我发了个下旋球,他接过来时,球正好落在我的正手位,我起板就杀。这种球通常是我最拿手的,可这一板却将球打出界外。洪波高兴地说:喔,好凶!

我第二个球是发了个不转的,他接过来之后,我用力扣杀,结果应声落网。2:0。我的发球局竟然一分没得,这让我多少有些心虚,何况,他回来的球我一个打飞,一个下网,说明我对他的正胶完全不适应。

他发球时,我不敢轻易起板,看似下旋球,其实是上旋,我回球很高,等于吃球。他将球一板打死。我的特长是近台快攻,而防守是我的弱项。由于头一次跟他的生胶打,等于分不清南北了,所以,头一局以悬殊比分落败。

交换场地后进入第二局由他先开球。我打算采取推挡接球,但是,用力推时,球下网了。面对他的正胶我就像遇到了刺猬,重打不行,轻抹也不行,只能被动不堪。围观的同学们渐渐多起来。当傅晓红、王曼玲等一批女同学站成拉拉队为我叫喊时,高洪波得意极了。他已是2:0领先了。第三局我尽量让自己稳下来,别打得太毛。乒乓球改为11分制后,一局会很快落幕的,双方比分一定要咬住,怕就怕丢分太快。可是,跟高洪波交手你快了不行,因为他接回来的球你很难击中,而你击中了,他防守极好,三板两板都打不死他。他身高臂长,左右照顾,他戴着眼镜,视力也好,在输掉两局后,我仍然找不到他的弱点,而他倒是对我的弱点看得很清。所以,女同学们再怎么加油,他也不慌不忙,倒是开玩笑说,女同学在给他加油,他表示感谢。结果,第三局打成6:10,他领先进入赛点,此时,我已回天无力:3:0败下阵来,曹雷挥拍上阵。

高洪波带着首场胜利的亢奋与曹雷谈笑风生,夸曹雷的衣服刺激。而曹雷却双目圆睁,不笑也不应答。他认真的状态丝毫不受对方干扰。头一局,高洪波打得很顺,很快拿下。进入第二拍时,曹雷打得沉稳耐心,比分交错上升。

由于曹雷防守比我好,所以,他虽然也不很适应正胶打法,却在吃亏之后,及时调整战术,不轻意起板。而高洪波起板时,他退到台后能将球接起来。这样你来我往,比分一直咬住了。而比分一咬紧,我们的女同学拉拉队就起作用了。她们狂喊着曹雷加油,严重干扰了高书记的思路。该起板起,他居然不起板,而不该起板时免强起板,反倒将球打丢。他一打丢,女同学们更是撒欢狂叫,直到把高书记笑懵。结果,这一局他竟然输掉了。

他输得很不情愿,也感觉很没面子,所以,第三局他显得有些紧了,而绝不像开始时那么一幅“谈笑间强虎灰飞烟灭”架式。地利人和完全倾倒在曹雷这一边,但是,高洪波确实比赛经验丰富。他及时调整好心态,把握节奏。稳中求狠。他轻意不起板,起板尽量加力,令曹雷不能防起。而曹雷的失误也在增多。第三局拿下后,高洪波心里有底了,第四局他又控制了场上主动权,终于以3:1赢得比赛。

连斩两将的高书记按程序应该跟高师傅交手。但是,他说他们已经打过了,这次不打了。他带着连胜者的宽容笑容,退到台边,心满意足地当起了场外指导。

比赛最精彩的是曹雷跟伊汉胤。伊汉胤的横打突然失灵了,而曹雷的发球居然也让他吃。曹雷先发一个下旋的,跟着就是一板。再发球时,有个假动作,也让你感觉像是下旋,结果是不转的球,伊汉胤屡屡上当。打球就是这样一物降一物。他们每人胜了两局后,进入决胜局。高洪波替伊汉胤大喊着助威。但是,他的声音再高,也立刻被我们那么多同学声音潮水般淹没。我突然发现一贯挥拍洒脱的伊汉胤像是中了咒语似的,莫名其妙地变得缩手缩脚,结果曹雷大刀阔斧,锐不可挡,以10:8领先进入赛点。这时候我们都以为曹雷稳胜了。

乒乓球的魅力就在这种时候出现了。轮到伊汉胤发球了。伊汉胤没有立刻发,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时,高洪波突现顽皮状。他说,曹雷的恶梦开始了!

施晓宇立马回击:闭上你的乌鸦嘴!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