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元举的博客

刘元举,作家,现居沈阳

 
 
 

日志

 
 

鼓浪屿琴声--灵性岛屿  

2005-11-23 11:25:55|  分类: 钢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难在我们的土地上找寻到一处清幽之地,即便姑苏城青城也难觅往昔之幽。旅游不再是件让人轻松的事情,坐车拥挤,吃饭拥挤,还得担心受骗挨宰,车匪路霸,担心食物中毒之类,即便这些都闯过关了,你来到一处以清幽和诗意而闻名的名胜之地,因为和你一样来此一游的人太多,而把本应清静的空间塞满了,你还能感受到那种你想感受到的诗意吗?旅游普及得太快,普及率过高,太多人拥挤的旅游不仅要破坏游人的兴致,削损名胜之地的威信,更重要的是将损伤人的自尊自爱。培植起一个人的自尊与自爱是不容易的,培植起一个民族的自尊自爱则更难,但是,伤害起来却是同样的简单容易。
我们是一个特别能普及,特别能通化的民族,不仅清静之地会因为普及而变得喧闹,就是高雅之所也会因为普及而变得庸俗不堪。我以为最可怕的普及就是高雅和高贵的普及,殊不知世界上有些东西是永远不应该也不可能普及的。就像山脉你永远无法普及得如同平地。
                                ——题记
  第一节 灵性岛屿  
  1998年3月,我踏上鼓浪屿的码头时,就想,我来得晚了。应该早一些年来,早一些年来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拥挤在这个仅有1、78平方公里的小岛上了。因为下船的人多,下船后,你的视线无法从你前边的人的遮挡中逃开,你也无法被踏上小岛的情绪使然停下来拍张照片。只要想在这里拍照片的人恐怕都不会心里放松的,因为你很难抢到一个好景点,抢到一个好景点也很难等到镜头里没有杂人的时候,即便等到了镜头里没有杂人时,你还得担心会不会在你将按下快门的瞬间会有一个人楞闯进来砸了你的镜头。我们国内的游人是不会见到你举着照相机停下往前走的脚步的,这一点上,他们永远不会像在欧洲,无论在多么重要多么美好多么热闹的地方只要你把个照机一举,人家就会猛地刹住脚步,再急的事情也得驻足直到等你拍照完毕,方举步。我们的游人呢?你照你的我走我的,他们眼里就根本没有人别人的镜头。
我的遗憾并不在于蹬上鼓浪屿码头时是否留个影,而是因为后来我从鼓浪屿的风光介绍的资料上看到我所登上的码头居然是模仿钢琴的造型。我本来就是抱着对钢琴对音乐的敏感来到鼓浪屿的,却连最大的一处“钢琴”都没发现。我不能不抱怨人多。
一个小岛与一片大陆的关系,一台钢琴与一片钢琴海洋的关系,这些对我是很有意味的。 
  鼓浪屿没有大街只有小巷。而这些有着历史与文化纵深感的小巷也被现代商业气息弄得过于热闹。出了码头,那条由东向西延伸的主要道路全排列着商店,一扇扇敞开的店门周围挂满了服装,这条街与广州的商业街没有什么差异。这条街很长,再往前走随处可见路边的饭店。饭店里边的卫生不很讲究,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外边的街容。在这些地方你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拥挤的人群的。到一个主要景点日光岩时,人多得可怕。尤其你往岩顶攀时,陡峭的石阶人多得无法闪避。居高临下鸟瞰这个形状不规则的岛屿,觉得房屋也铺排得挺多挺杂,各种色彩各种造型的建筑简直就是一个建筑博览的沙盘模型,体现着不同的岁月不同的时代。那飞檐翘角的庙宇是我们传统风格的,那些排列如阵的平房院落体现着闽南风格;那红瓦大坡顶的都铎式建筑物显然是来自欧罗巴的,那些小巧灵珑的多用木构的日本房舍也弥散出一种特殊的气息。采光角度不同,建造年代不同,这些建筑物的新旧也不同。建筑是石头的史书,流览这一部部厚重的史书就可以走进鼓浪屿的历史--鸭片战争之后,美丽的厦门便被辟为“五口通商”口岸。纷至沓来的西方列强无不垂涎于鹭江对岸的小小岛屿。据载,1902年鼓浪屿就失去了独立,被定为“公共租界”。于是,英、法、美、德、日、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奥地利、挪威、瑞典、菲律宾等国都曾在岛上设立领事馆,开办洋行、医院、学校和教堂。一些华侨富商也相继来这里建住宅别墅。如此以来,小小鼓浪屿成了一块多国家多民族多色彩的生存空间。我想,就在这时,钢琴从西方传到了这个小岛。第一台钢琴是在教堂里弹响的吧?一位鼻梁高挺、头发稀疏、胡须浓密、眼睛幽蓝的老人坐在教堂深沉的光线里弹起了海顿还是弹起了巴赫?或许是一位神态端庄的少女坐在琴前为唱颂歌的人弹伴奏?没有任何资料记载第一个在岛上弹琴的人是谁,来自哪个国度?会不会是来自音乐之邦的奥地利呢?钢琴与宗教应该是同时传到这个小岛的。百年前的岛上渔夫第一次听到钢琴声音,第一次看到高耸入云尖锥状的教堂时,会是怎样一种感觉?似乎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此,小岛有了天主教堂,有了钢琴,有了钢琴艺术和钢琴文化。
  我一直觉得鼓浪屿是一个非常富有诗意的名字,这个名字很有想象力。宋末元初时,李氏家族上岛开发,发现海滩上有一块高大的礁石在风浪冲击时会发出神奇的“隆隆”“冬冬”音响,那声音震荡如鼓,细瞅,才发现这块礁石上边有个神秘的洞穴,声音就是从洞穴中回旋而出的。于是,这块会发出鼓声的礁石就被命名为“鼓浪石”,随之,小岛就自然命名为“鼓浪屿”。因为一块富有灵性的石头而使小岛富于了灵性,这就是声音的灵性,音乐的灵性。在这种灵性之地,怎么能不出现音乐家钢琴家呢?
  进入岛上的居民区,就感觉安静多了,深入任何一条小巷,随时都可以从一幢幢陈旧的楼房里听到清脆悦耳的钢琴弹奏。我所以说是陈旧的楼房,是因为那种陈旧给我的印象很深。那种楼房大多为西洋式的,高举架高窗户越旧越显得卓尔不群,院门垛上方造型像架竖琴,可以品出许多岁月的韵味。从这样的院落里传出的钢琴声似乎更具魅力。这种住宅里的钢琴大概也是陈旧的吧?我觉得由陈旧构成的某种和谐,才可以从中透出一种艺术文化的渗透与传承。钢琴在这个小岛响了百余年,而百余年来,岛上有多少人学会了弹钢琴?资料上记载的是这里居住的人口为两万来人,而岛上拥有的钢琴是两百多架,其密度居全国之首。
  
  评论这张
 
阅读(7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